“共同体”命题的哲学阐释

发布日期:2019-09-27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了“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共同体”话语和命题,具有着深刻的哲学意蕴。这些命题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开启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一个全新视域。这里试对这一“共同体”命题加以分析阐释,以期能够加深对其重大意义的理解。

      三种“共同体”的话语和命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人类只有遵循自然规律才能有效防止在开发利用自然上走弯路,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因此,必须“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并因此而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长远和根本的是增强文化认同,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三种“共同体”话语,对应着上述三种关于“共同体”的命题。

      值得注意的是三种“共同体”话语及命题的同一与差异之处。一方面,三种“共同体”之间有着内在同一性,即它们所强调的是其组成部分或成员之间的整体性、和谐性,无论这种整体性、和谐性是一种客观存在状态还是一种价值目标。另一方面,三种“共同体”之间的差异则体现在用来修饰“共同体”的限定词的差异上:一是“生命”+“共同体”,一是“命运”+“共同体”,一是“民族”或“中华民族”+“共同体”。“生命共同体”所意谓者,乃是人与其所生存于其中的自然之间血肉相连、休戚与共的共生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它所指的是自然性的、永恒性的存在;“命运共同体”所意谓者,乃是伴随经济全球化进程而带来的各国之间命运相关性,是近代以来历史地形成的;而“中华民族共同体”则介于两者之间,中华民族作为一种历史的形成,自然具有历史性,但由于这一历史时段长达数千年之久远,且又在一个共同的地理空间中展开,因而又在很大程度上具有某种自然性,从而使得这一共同体成员之间亦具有血肉相关、休戚与共的准自然性、准永恒性。

      进而,这三种“共同体”话语依据其成员之间关系的差别,又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人与自然之间的生命共同体关系,二是人与人之间的命运共同体关系。因而对于这不同关系,也用了不同的动词加以描述。关于人与自然之间的共同体关系,所用的是一个“是”字,它所表明的首先是一种客观实在的事实,即人与自然之间在客观上便是血肉相连、休戚与共的共生性存在体。然而,既然所谓客观事实判断都是由人作出的,那就同时也包含着某种价值意蕴,亦即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价值判断。就此而言,这里的“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之“是”,便含着这一推论:既然人与自然休戚与共,那么,作为人类便必须将像爱护自身生命一样爱护自然,即要求人类以维护这一生命共同体为价值理想,为此,便“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

      而关于人与人之间的命运共同体,所用的则是“建设”“培养”和“构建”。这意味着这一类关系尽管有着客观的历史条件为前提,但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不同,是人类通过自身的活动历史地建立起来的。进而,“中华民族共同体”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种共同体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是基于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历史发展而构成的客观的历史性存在,因而是在既有存在的基础上的“建设”和“培养”;后者则主要是基于经济全球化历史进程所展示的人类共同命运之前景,即“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而提出来的努力方向,因而所用的描述词语是“构建”。

      这样,我们便有了三个由内到外同心圆式的“共同体”话语和命题,而这无疑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在充分把握当代中国与世界发展的基础上提出的创新性哲学思想。

      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之新视域

      这一“共同体”思想是对经典马克思主义有关思想的创造性发展。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