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伦:今天,如何重新审视黑格尔的历史哲学

发布日期:2019-07-1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编者: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如何从风雷激荡的表象中揭示本质和规律,总体性地理解自身、面向未来?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不仅仅需要我们回到历史本身、同历史对话,更需要一种高屋建瓴的历史哲学的眼光。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是人类第一次自觉地把自己的历史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思考。在今天的语境中,我们如何重新审视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它将带来怎样的启迪?为此,本刊特编发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哲学学院教授张汝伦近日在望道讲读会上以“世界历史与人类未来”为主题的讲演,以飨读者。

      核心观点:《历史哲学》并不告诉你将来会怎么样,只是告诉你,你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暂时的,都是有局限的,我们每个人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

      当今世界,历史哲学成为被日益冷落的哲学中,最被冷落者。但人类如果不愿意自己盲人瞎马走向毁灭的话,就不能离开对历史的反思。

      历史哲学不是历史,哲学家和史学家在谈论历史时是不同的

      黑格尔一生写了很多著作。《历史哲学》这本著作,比起他的《逻辑学》和《精神现象学》,读起来好像比较容易。

      黑格尔会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伟大的人物,其实都是历史理性手里的工具,比如说像拿坡仑、亚历山大、凯撒大帝。当然,他们的行为是出于自己的野心和激情,但背后他们被世界历史精神所操控。

      黑格尔也会说,人类的历史实际上是自由不断发展的过程,最初是少数人的自由,后来是多数人的自由,最后发展到现代德国,那是所有人的自由。这样以三段式来描写人类自由发展的三个阶段,很多中国人看一遍,就背住了。

      表面上看,《历史哲学》很好懂,但后来很多人不再去读它,为什么?其一,在接受科学主义和实证主义洗礼的史学家来看,黑格尔《历史哲学》所谈的很多历史事实纯粹是胡扯。其二,黑格尔为了要论证他的逻辑思路,往往硬把很多鲜活的历史事实歪曲以后,塞进他的理论模式。克尔凯郭尔就曾说过,黑格尔是江湖骗子。因此许多人认为,如果你想要了解历史,最蠢的就是去看黑格尔的《历史哲学》。

      但需要注意的是,历史哲学不是历史。哲学家和史学家在谈论历史的时候是不同的。从严格意义上讲,只有人有历史,动物没有历史。为什么?第一,人的行为是受明确的目的所支配。第二,实施某种行为后,人会回忆和记录,然后思考其中的意义和教训。这还是史学。而哲学呢?它要你在这个基础上,总体性地把握它,赋予我们人类的历史以意义。

      在黑格尔看来,历史就是精神自我发展的一个历程,也是世界走向自我意识的过程。充分的自我意识就是自由意识,它是宇宙发展的顶点。自由不是任意妄为,而是按照理性的标准来行动。因此,历史就是我们理性的潜能逐渐实现为自由的过程。换而言之,历史是一个理性、自由的故事。

      但是,历史系教授肯定会说“整个胡扯”“你不要说别的,历史哲学的指导思想根本无法在历史中得到证实”“历史怎么可能会是理性自由的过程呢?历史当中充满了偶然性和非理性的因素”。比如,施陶芬堡伯爵炸希特勒,哪晓得,希特勒就站在会议桌特别结实的橡木桌腿旁边,弹片和冲击波被桌子腿挡住了。否则,二战甚至于战后整个世界的历史要重新写。而且,历史到底是一个自由的过程还是奴役的过程,也不好说。如果说进步战胜了野蛮,那为什么历史充斥了野蛮把文明消灭的例子?

      但是,黑格尔并非不知道历史的横暴和非理性。黑格尔从来就没有幻想过,历史是一个光明、美好的过程。但他认为,历史外在的非理性,不能够否定它内在的理性目标。相反,历史中的非理性,对于实现宇宙理性的最终目标是必要的,世界精神就是狡猾地利用了世界历史个人的非理性动机,实现它的理性目标。一切历史的偶然性最终在必然理性中得到解释。

      在黑格尔那里,不是任何发生的事情都能够叫做历史。他指出,“历史”这个词即意味着发生的事情,也意味着对历史发生的事情的叙述和记录,因为在德文当中,“发生”和“历史”这两个字的发音和词形很接近。利用这两个词形,黑格尔说,叙述和发生,历史的书写和现实的历史事件,是同时出现的,他们一起从共同的源头浮现出来。

      所以,历史的变化和活动,是人类自我记录、自我叙述、自我解释的活动。它是人类自觉的活动。因此,历史本身不像我们通常认为的,发生的事情都叫作历史。被我们有意识的,记录下来的事情才叫历史。

      人类历史不只是精神自我完成的过程,也是精神自我否定的进程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