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的宗教虔诚与献身精神

发布日期:2019-06-2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老舍的宗教虔诚与献身精神

      一、“舍予”曾为“字”,后为“名”

      中国现代作家多不以本名行世,而另以“字”、“别号”、“笔名”、“堂号”及“室号”为人所知。研究姓、名、字、号是中国传统的一门学问,从中可以窥见对象的个性和人格投影。

      现代著名作家老舍的“字”、“名”也很有讲究。

      “老舍”本名舒庆春,原无字。14岁左右考入北京师范学校后,曾取“字”曰“醒痴”,此时如登录全名,即:舒庆春,字醒痴。19岁左右任京师公立第十七高等小学校长期间,改用“舍予”为“字”,此期如登录全名,即:舒庆春,字舍予。23岁左右,领洗加入基督教,改“字”为“名”。此期如登录全名,即:舒舍予,无“字”。(后有时仍用舒庆春)

      老舍很喜欢“舒舍予”这个名字,从此沿用下来,本名“舒庆春”渐为人淡忘。

      这里有两个事实不应混淆:“舍予”曾为“字”,后为“名”,二者是有区别的。

      二、取字事小,改名体大

      俗话说得好“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盖因取“字”事小而改“名”体大。老舍以“舍予”取“字”及“改名”,分别在“领洗加入基督教”的前后,其中必有因由,这就是本文所欲探讨的问题。

      舒乙是老舍的后人,他在《老舍的关坎和爱好》提出了“拆字”与“献身”说:

      “从字面上看,他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拆字游戏,由‘舒’而‘舍予’,把自己的姓一分为二,取舍我的意思,恰好又很有含义……‘舍吾’这类的词,中国的古书中早已有之,在佛教和基督教的教义中也都提倡这个思想,加之年轻的老舍在自己身旁又见了许多严酷的不公,便产生了‘一切为了别人,完全舍弃自己’的念头,索性写在名字上,当做自己行动的准则,表现了一位少年忧国忧民甘愿奉献自己去改造社会的强烈愿望。”

      取“字”与“改名”是两码事,应当分论,舒乙的分析却一步跨了过去。“拆字”说用来解释老舍将“舍予”用为“字”时尚可,用来解释“名”时则欠妥;“献身”说用来解释老舍将“舍予”用为“名”时尚可,用来解释取“字”时则嫌早。

      21岁时,老舍任小学校长,少年得志,颇想在教育事业上做出点名堂来,其拆姓取字,也许便寄寓了奋发有为的愿望;22岁时,被提拔为京师学务局的劝学员,同年兼任北京北郊地方自治筹备会会长,跨“学”、“政”两界,春风得意,却与其初衷相违(参看《老张的哲学》中有关描写);23岁时,他已陷入官场这个酱缸,“烟、酒、麻雀”样样皆通,“只是不嫖”,好歹守住了道德的底线,其行为与“献身”的正面寓意完全不相干(参看《小型的复活》)。24岁时,他大病一场,肉体与灵魂从毁灭的边缘挣扎过来,很快便领洗入教,同时改名“舒舍予”,这个新“名”颇有自我警策的宗教意蕴。

      关纪新研究老舍有年,他在专著《老舍评传》中写道:

      “入教前后,舒庆春很有些虔诚而又激进的表现,头一件事,是他郑重地启用了两三年前为自己所取的‘舍予’的表字,从此,舒庆春的本名,和舒舍予的字,开始被他交互使用。”

      他注意到老舍改名与领洗加入基督教的联系,强调“舍予”与宗教“虔诚”有关,但他没有考证其“字”与其“名”的先后替代关系。

      以“舍予”为“字”或为“名”是应该有所区别的两件事,事实也是如此。老舍领洗入教前,文章署名或为“舒庆春”或为“舍予”;入教后,所著译的宗教文章全部署名为“舒舍予”;不仅如此,此后,凡参加社会活动及宗教活动,需出具姓名时,他都郑重地署名为“舒舍予”。

      三、“舍己”的宗教寓意是自我救赎

      老舍改名为“舒舍予”究竟有什么宗教含义呢?且让我们翻开《圣经》: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Mat16:24)

      于是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Mak8:34)

      以上这些段落都是基督教徒的入门宝典。老舍熟谙《圣经》,可以想见,他由经文中的“舍已”而联想到曾用过的字“舍予”,“舍己”即“舍予”,产生因缘巧合之感,便改名为“舍予”,以表达自己的宗教虔诚。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