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六大要素:回答什么是哲学

发布日期:2020-08-15 13:05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哲学六大要素:回答什么是哲学

    哲学六大要素:回答什么是哲学

    什么是哲学

    【美】阿尔奇·J·巴姆

    虽然长,但是看完她!

    不同的人对哲学有不同的观点,有人觉得哲学妙不可言,有人认为哲学一无是处,又有人觉得哲学神秘莫测。自然,认为哲学十分美妙的人是哲学的爱好者;责备哲学一无是处或者神秘莫测的人,并没有真正领会哲学的内涵。其原因部分要归咎于哲学的本性,它对于缺乏起码入门常识的人是非常费解的学科;部分应归咎于某些哲学教师,他们或是为了自我炫耀故意让自己显得十分神秘高深,或是不愿意引导初学者循序渐进。但主要应归咎于那些缺乏耐心的探索者,他们幻想只花片刻时间就能换来别人用一个小时才能取得的收获。从那些对哲学的低调评论中我们能得到不少启发。有个学生说:“‘哲学’这个术语对大多数人是模糊不清、飘浮不定的。围绕着毫无价值的题目,堆砌言过其实而且毫无意义的词语是哲学给人们的普遍印象。”这样的观点我们即便不能说是毫无根据,至少它也是建立在“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这样的错误基础之上的。哲学神秘吗?C·J·杜卡斯说:“哲学是一门神秘的学科。”但是哲学不会比农艺学、天体物理学、人种学、地震学或其他任何一门不为人们了解的学科更神秘,因为未知的东西总是显得很神秘。既然哲学的确涉及了许多未知的东西,所以它的神秘感主要来自无知和不熟悉。人们一旦对哲学有所领悟,对它的喜爱之情一定会油然而生。

    对于哲学教师那些很难回答而无法回避的提问中,最难回答的莫过于“什么是哲学”了。对此另一个学生回答说:“哲学这个词,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抽象概念,它总是在你马上要捕捉到它,并给它明确的定义时,就像兔子一样地从手中溜掉了。对于不同的人,哲学可以是种种不同的事物。当被问到哲学是什么时,任何人都会在略微沉思之后想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定义。”如果仔细阅读现在流行的以解释哲学为目的的著作,你不难从中找到那个学生回答的证据。当代的哲学家们对哲学提出了许多不同的定义,这些定义不仅存在语言表述上的差别,而且也有实质上的区别。而且,每个定义都包含了一部分真理。

    哲学可以分成六个组成部分,虽然有些研究者忽略或否认某些部分的重要性,但是对哲学完整的描述必须包括全部这六个方面。即:哲学问题、立场、方法、活动、结论和效果。首先,布赖特曼和巴雷特强调哲学是某种哲学立场和方法。布赖特曼认为:“哲学的实质是获得经验的立场和方法,而不是经验性的结论本身。”①巴雷特回答道:“哲学不是这些结论的具体内容,而是导致这些结论的立场和方法,是使这些结论被称为哲学结论的东西。”②杜卡斯说过:“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概括我的答案,我要说:哲学是关于批评的全部理论。”③

    其次,强调哲学就是某种问题及某种理论的观点,出现在莱顿的哲学定义中:“哲学同科学一样,是由许多理论、见解组成的,系统化了的思想。”④马利丹和斯宾塞认为:“哲学与每一件事物休戚相关,是‘总的科学’。”⑤对这种观点,塞拉斯补充道:“我们研究的是‘科学的汇总’,它不仅汇集了关于知识、逻辑、宇宙论、伦理学和美学的理论,而且是对这些概念的联合领域的概括。”⑥学过哲学史的人都承认,人们想从哲学中得到的主要是问题和理论,尤其是理论。

    再次,威廉·詹姆斯的观点看重哲学的能动性:“哲学的全部,仅仅是人的思想……”⑦另外一些人认为,哲学就是哲学的行为,是哲学起作用的方式,它决定了人们的生活,又受生活的影响。尽管当代哲学家对哲学的定义有着侧重点和某些实质性的看法的不同,哲学家仍然可以用哲学的六大要素来描述,这六大要素都是不可或缺的。下面我们依次来讨论它们。

    问题

    什么样的问题属于哲学问题?哲学家通常认为他们的任务是领悟人和宇宙的本质。像如此复杂繁重的问题是难以作整体研究的,因而这个问题常常被分成许多小问题。虽然哲学家们对于哪个问题更重要多少还存有些争议,但在哪些问题属于哲学范畴这一点上已经广泛地达成了一致——所有问题都是哲学问题。然而像这样回答难免要受到非议。比如,从纽约至伦敦有多远?这样的问题是非哲学问题。但什么是距离?什么是空间?却是哲学问题。你知道明天会下雨吗?没有哲学意义。但什么是知识?属于哲学的基本问题。所有的天鹅真的都是白色的吗?可能会困扰动物学家,却与哲学家无关。但什么是真理?是哲学家密切关注的。凯撒的死是事实吗?2+2=4吗?是历史学家和数学家关心的问题。哲学家想要弄清楚的是,什么是事实?现在是什么时间?不是哲学问题,而什么是时间?却是哲学问题。类似的,你现在穿的这件衬衣与你送到洗衣店去的是同一件吗?这样的问题不受哲学家重视。哲学家只想知道什么是相同?尼亚加拉大瀑布很美丽吗?是旅游者的问题,哲学家只想知道,什么是美丽?在美国犯重婚罪有错吗?是法官的问题,而哲学家们要问:正确和错误的性质是什么?上述各对相互关联的问题中,各有一个哲学和非哲学的问题。从它们的对比中不难看出哲学问题总是带有普遍性。关于特殊事物的问题并不总能构成哲学问题。当一个哲学家似乎正被一个特殊现象困扰时,他实际上是在寻求显示在这种现象中所含有的普遍原则。如果我们要全面地考察哲学所包括的问题,仅用例子说明是不够的,必须把这些问题系统地分类。它们可以分成重要的两大类:组成所谓的“哲学科学”的问题和哲学作为一门综合性学科所包含的问题。

    哲学科学

    哲学科学在哲学的广泛领域内可以明确界定或粗略勾勒出几个特定的主题内容。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完全承认它们是科学,但是它们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可以被称为科学,其中每一个主题内容都包含一个基本的哲学问题。把这些基本问题的答案汇集起来便构成对世界和人生的本质的彻底的描述。同其它非哲学科学一样,每个主题都探索研究了人们经验中的既特别又基本的侧面。那么,什么是哲学科学呢?它又涉及哪些问题呢?

    认识论是对知识、真理和必然情况的本性的探究,它虽然在某些方面与哲学十分接近,但在深入研究认识以及认识对象之间关系的问题方面,它比哲学更胜一筹。例如,山脉的概念和山脉本身是一样的吗?至少它们在大小上不同,因为概念存在于人的头脑中,而山脉比人脑大得多。它们在构成成分上也不同,山脉是由花冈岩、土壤、沙粒和积雪组成的,这些绝对不是正常人脑的构成成分。它们在形状上不同,因为山脉也许看上去是二维平面,但实际却是三维立体的。山脉有众多的山谷和沟壑,而概念不一定要包括这些。它们在持续时间上不同,山脉可以屹立千万年而岿然不动,而概念相比之下只有弹指一挥间。那么知识与物体究竟在哪些方面相像呢?认识论还涉及具体事物是否能独立存在于人的认识之外?认识的极限是什么?这些问题涉及认识的途径及知识的由来,以及由上述诸方面所推导出的具有普遍性的结论。如果从对知识的总体研究中所得到的结论同样适用于人们想要寻求的一些特殊知识,如果认识论学者可以证明某些特殊知识是学不到的,那么他们可以使人类避免去徒劳地探索那些得不到的知识,特别是为寻找那些特殊知识所做的毫无益处的尝试。

    逻辑是思考方法的科学,它的范围包括所有哲学和科学研究方法中的基本原则,它的内容甚至比数学这种从逻辑学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学科还丰富。逻辑的重点是研究如何解决问题并且对各种推证结论的方法作出深入的理解和恰当的评价。因此,逻辑学必须面对许多问题,如:思想的结构是什么?它与世界的结构之间有什么关系?意识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是怎样起作用的?思维定式有哪些偏颇和局限?遵从哪些原则才是能推导出正确结论的先决条件?思想常常陷入哪些误区?怎样才能避免它们?确定腔调的言语可能被人们怎样演译领会?从特别资料中归纳出的结论是否可信?何为模棱两可的陈述和明确的定义,以及它们在一个合理阐述中所占分量各是多少?

    科学哲学致力于描述科学的性质。因此科学的哲学是以认识论和逻辑学的结论为基础和前提的。它的特殊任务是探讨这些认识论和逻辑学的结论在各门类科学的不同领域的具体应用中,可能产生的局限,并在这些具体科学发展关键时期帮助它们将其结论上升为普遍适用的理论。因此,它的部分任务是促成具体科学和形而上科学的最新成果之间经常相互沟通借鉴,在彼此的启发下相互提高,逐步趋于统一。有时,“科学的哲学”也涉及理解及评价所谓的“科学方法”,其内容包括,可靠关系的条件,分类法,概括法和证明法。有时还涉及实验的性质。例如,实验误差的可能性,相对的稳定性以及达到科学结论所必须的实验次数等。

    语言哲学探索意义与思想、事物的联系。哲学自然要涉及语言的含义,但最近对语言中象征、预兆、暗示的基础分析研究表明,这些语言中的手法在经验的主体及客体的产生过程中能起很大的辅助作用。如果象征是“思维的本质,它比思想本身更为重要”⑧。那么通过对象征中的各环节的研究,不仅可以找到人类问题、困境、迷惑和希望的重要答案,而且还发现思维本性的重要规律。如果意识在某种程度上是从其象征意义中衍生出来的,如果“意识本身是一种信念”⑨,那么哲学家就必须不断探寻象征的真实含义。

    形而上学的研究对象是与“存在的性质是什么”这一总的问题相关的许多分问题。下面列出的是形而上学的部分经典问题:什么是现实?存在有多少种形式?一个整体可以同时又是多个整体吗?存在的最基本特征是什么?什么是时间?什么是空间?什么是实质?什么是关系?什么是原因?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相同?什么是目的?什么是变化?什么是新生事物?什么是自我?世界的命运已被决定了吗?宇宙是有意义的吗?世界在发展吗?上帝存在吗?

    价值论是研究价值的理论。什么是有价值的和无价值的?价值有哪些类别?这些都是价值论研究的内容。孩子们总是天真地认为糖块很好,当他后来吃腻了又觉得它不好了。这种好与不好是由糖果本身决定的?还是由思想意识决定的呢?一个糕点师做了一块面包,他说这块面包对健康有益;健康又对稳定的工作有益,工作就可以挣钱;有了钱就可以得到许多好东西。但是没有什么东西对除自身以外的其它任何事物都毫无益处吗?也就是说,有没有某种事物仅仅是本身完美而对别的事物却毫无价值?

    美学提出两个问题:什么是美?什么是艺术?虽然这两个概念常常被混为一谈,实际上它们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有些美是自然的美,不是艺术的美。同时,有些艺术是很丑陋的,一点儿也不美丽。这两个问题都寻求一种回答。一幅画也许在一个人眼里很美丽,而另一个人认为很丑陋。那么,美丽到底存在于何处呢?在观察者的眼中?在画布上?还是在其它什么地方?即使解决了这些问题,美学家们仍会被另一个问题所困扰:美丽的本质特征是什么?在音乐、绘画、诗歌、戏剧、雕刻、建筑、服饰、舞蹈、日落以至女人中都可以找到美。所有这些美中都有某种共同之处。但是这些共性是什么呢?另一方面,美学家还要弄清楚艺术有哪些必备素质。然而美学家们的最终目的是寻找评价艺术和美的基础,并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建立起一整套关于艺术和美的标准。这些标准应该既是适用于所有艺术和美的综合标准,又是针对每一种独特的艺术或美的特殊标准。一些美学家发现,美几乎渗透了生活的各方面(即有细微平常的美,也有伟大壮观的美)。因此,他们认为理解美的真谛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和最实际的需要之一。

    伦理学是研究正确和错误的科学。在人们有一种普遍的观念,认为伦理学就是清规戒律,就是让人应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的说教。但是没有任何一种科学是建立在清规戒律和枯燥的说教基础上的。作为一门严肃的科学,伦理学研究的目的是澄清什么样的行为是正当的?什么是职责,责任,良心,正义,幸福和智慧。

    宗教哲学是哲学中研究宗教的分支,它并不属于宗教而是一种旨在理解宗教的内涵和意义的科学。因此宗教哲学家主要的任务是尽力解决宗教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世界上有许多伟大的宗教:基督教、婆罗门教、佛教、儒教、道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如果上述这些都属于宗教范畴,那么它们一定存在某种共通之处。宗教中是否存在某种本质特征,而且这种特征在任何一种宗教中都普遍存在?如果有,这种特征又是什么?如果说宗教本质中的重要部分是“至善至美的生活”与通往这种生活道路之间的关系,那么研究这种关系,就成为哲学中的重要课题。

    还有许多别的内容可以列入这张哲学科学的清单上。其中较为重要的有“社会的哲学”、“政治哲学”和“经济哲学”。但是随着社会学、政治学和经济学作为独立科学部门日新月异的发展,涉及这些特殊领域的问题已渐渐地被划归它们的研究范围。同样,“教育的哲学”作为一门研究教育的终级目标的科学,也已经主要由教育专家们来研究了。“历史的哲学”与上述科学部门比较还是一门不成熟的科学,它的研究任务不但要从社会政治和经济进程的角度,而且从整个宇宙发展的高度来解释历史(在宇宙这一广大的舞台上,历史和人类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哲学许多问题还包括为数众多的特殊领域,如物理的哲学,商业的哲学,婚姻的哲学,体育的哲学等等。我们在这里就不再讨论了。

    哲学作为一门综合科学

    上面列举的这些哲学科学,并不包含哲学家们要面对的全部问题。最著名、也许可能最重要的哲学问题仍有待于哲学去研究。哲学至少在三个方面起着综合科学的作用。一、它评价其它门类的科学;二、综合其它门类的科学;三、哲学是其它门类科学的母体。

    任何科学都需要评论,例如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天文学、美学、语义学、物理学等等。这些评论主要有两种,即,评论直接针对科学的前提和针对科学结论;评论每一门科学所要设置的一些先决条件。如果仔细研究这些先决条件,你会发现它们很可能是站不住脚的,或至少是难以证明的。因此,仔细研究各门科学的先决条件的任务就落到了哲学的肩上。另一方面,任何一门科学设置的先决条件都可能被查明是与其它科学的先决条件相矛盾的。而且任何一门科学的最终结论都可能显出与其它科学的结论相抵触的地方。因此,这种比较各门科学的设想和结论的任务也要由哲学来完成。

    下面是当代科学家常设置的许多先决条件中的几个:事物存在于空间和时间中;科学研究的对象的存在是独立于对它们的认识之外的;存在着事物间的关系和事实情况;真理性的认识是可以达到的;事物是相互独立的。在通常情况下,像这样显而易见的假设毫无疑问会被接受。但是,有时这些假设正是出现问题的原因。于是,帮助科学检验这些假设前提成了哲学所关注的任务。因此,每当不同科学提出了相互矛盾的假设,哲学问题便产生了。一个科学家的研究范围长期限制在本门科学领域内,他便会偶尔碰上一些小问题。在忙于解决自己研究范围内那些费解的细节时,他常常忽略他所做的假设在其它科学领域意味着什么。我们可用一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当代物理、生物和心理学家们普遍假设,任何一种结果一定是由某种原因产生的。也就是说,任何事件,如果不是受某种原因激发它,向它发生的方向发展,那么它就根本不会发生。物体落向地面而不是飞向天外,是因为有地心引力的存在。某人的眼睛是蓝色的而不是黄色的,是因为特定的遗传基因所决定的。一个小孩害怕猫,是因为受到以前经历的消极影响。在这些科学领域内,原因和结果的因果法则被广泛认同。

    另一方面,法理学、伦理学和宗教预设了相反的前提条件。亦即,并非所有的事件皆一定要从已经发生的事件方式而发生。人们有选择的自由,当他们面临两个选择时,无需被迫选择其中任何一个。基于违法者是经过仔细考虑才违法的假设,刑罚才得以实施。而未成年人和精神病患者在刑罚上可以受到豁免,是因为在伦理上讲,他们不是正常人。而正常人是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行为的。如果不是基于上述的基本假设,那我们的法律一定会被制定成另一种样子。道德的规则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信念上,即:人有能力选择他是否遵循的道德标准,他可以做出正确的行动或错误的行动。如果不是这样,就不存在有人应受道德责备;有人是道德的败坏者。如果一门科学不能使自己符合其它科学的结论,那么,它就不是一门圆满的科学。弄清这个问题是哲学家面对的艰巨任务之一。

    不同科学的结论,同它们的假设一样,也偶尔相互矛盾,在数学中1+1=2和(1)x+(1)x=(2)x,是公认的规则。单独考虑数方面,可以说数学家们已经得出了结论。物理学家选择了试验的方法来确定光的速度。并推断出速度的最高极限约为每秒186,300英里。那么如果光波从一个光源向两个相反的方面传播,它们分开的速度是多少?是光速还是两倍光速?这种对立的矛盾一经产生就必须被解决。如果这种矛盾只涉及一门科学,那它只是一个科学难题。如果它涉及一门以上的科学,那它便被称作哲学问题。因此,在前提假设和最终结论两个方面,哲学都起了科学的批评者的作用。

    综合是哲学对具体科学起的第二个作用。每一门科学都仔细讨论了经验的某个方面或局部。但是有部分就有整体。只了解一个部分会导致片面或歪曲的观点。科学的最终目标应该是整体的理论和全面的描述。哲学,作为科学的科学,作为最高科学或综合科学,将不断探索以便发挥这种综合科学的作用。布罗德说:“哲学研究的对象,是接收各门科学的研究结果,并将人类宗教和伦理学的经验加入其中,然后进行总体研究,希望能得到关于宇宙的本质和关于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和视野的总体结论。”⑩怀特黑德说:“哲学不是并列在其它科学中的一个较小的抽象体系,它是科学的通论,它研究的目的是协调并完善其它科学。”(11)

    谁没有听说过缅甸的盲人摸象的故事?结束了摸象的冒险经历后,盲人们各自对这种动物进行比喻。一个摸了象腿的人说,大象的形状像一棵树。另一个曾抓到大象尾巴的人说,它像条绳子。象鼻的轮廓被第三个人描述,他坚持说它更像一条蛇。第四个人把身体靠在大象上,把它比作一座谷仓。每当一个科学家坚持说整个宇宙像他所研究的那部分时,其情形就像那些缅甸盲人摸象那样。我们也许得到了所有科学各自的独立的汇报,但仍不能看清大象的全貌,要理解整个体系,必须依靠哲学的综合作用。

    作为科学的母体,哲学有着漫长而有趣的历史,曾有一段时期,哲学和科学并无区分。后来,随着对问题的思考逐渐深化及特殊技术的不断发展,专家渐渐地划出了他们的范围。这样就产生了特殊科学。首批产生的有:机械学、数学、天文学等,最后一批产生的包括有心理学和社会学。研究哲学这位多产的母亲的后代科学的成熟过程,是科学史的任务。哲学家们更关心那些尚未从哲学中分离出来的科学,尤其是尚被认为还不能作为独立科学部门的哲学科学。对于从哲学母体中新生的科学的好奇心,引发了对哲学前途的更深入的思索。是否会有一天,哲学科学以自己的名义成为一门单独的而非综合的科学?如果是这样,哲学的研究任务是不是就此完结了呢?从哲学中是否就不再会分娩出新生的科学吗?或者哲学中会形成新的、现在我们还未能想到的概念?佩里对哲学的前途持乐观主义态度,他这样表述了他的思想:当科学家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最初的科学领域时,哲学家正把目光转向对外层边缘学科的研究。哲学家立足于本学科的尖端并向更高的领域执著探索,绘制他们的不成熟的蓝图。

    然而哲学的未来预示着不只是知识的先导,随着目益增多的科学部门的飞速发展,而且都要求在更广阔的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综合部分支离破碎的科学的工作将变得越来越困难。每个新兴学科都为科学的一体化和总的关联设置了一个新的挑战,这使得哲学的任务变得越来越艰巨而不是更轻松。作为一门综合科学,那么,哲学所具有的功能首先是产生若干自我为中心的科学,其次再消除各科学的争议和分歧,最终使各科学溶为一体。特别是因为新生科学的诞生和各科学之间的分歧仍然继续着,哲学作为一个母体的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

    对哲学的功能留下一个只限于批评与综合各门科学的印象就错了。因为,哲学的功能还涉及所有持哲学立场观点的人们的行为。哲学的功能不仅表现为职业哲学家们相互批评对方的假设和结论,以达到更广泛的综合结论,而且还表现为每个人对健全的世界观、人生意义的探寻。

    初学哲学的人刚开始总被一些似是而非的哲学观点弄得不知所措。许多初学者说:“哲学是很混乱的。”而实际上是他们几乎完全不知道,在学习哲学时通常总存在一些困惑,因此他们便趋向于把个中原因归咎于他们刚刚学习的哲学而不归咎于他们自己。在学生已有的更大更固定的先验观点的影响下,哲学老师所提的问题显得令他的学生十分困惑。哲学教师必须使他的学生意识到,他们的困惑是来自他们自己已有的互相冲突的思想。卢克莱修说:“一个人无法学到他认为他已经知道的东西。”一旦某人认识到了他所处的困境(而他的困境归因于自己),他就会寻求一条走出困境的道路。在这种寻求中哲学发挥了其综合科学的作用。随着文化的迅速变迁和知识溶合点的不断扩大增长,帮助人们理解哲学的内涵显得更为必要。与科学家、哲学家和所有社会学家一样,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理解哲学的综合观点的问题。

    最后,让我们回顾一下,哲学是由哪些问题组成。一些相对专一化的问题组成了哲学科学的认识论、逻辑学、科学哲学、语言学、形而上学、价值论、美学、伦理学、政治和社会的哲学及其他。哲学的另一些问题则相对地较普遍,如批评前提和结论,将科学家、哲学家和每一个有所发现并寻找走出困惑之路的人的结果加以综合。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