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当代艺术伏脉重兴

发布日期:2019-06-12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厦门当代艺术伏脉重兴

    当代艺术品形式丰富多样。图为一名观众被一尊铁丝制成的装置作品吸引。

    厦门当代艺术伏脉重兴

    厦门当代艺博会名家名作云集,图为荒木经惟作品《画心》。

      6月6日,首届厦门当代艺术国际交易博览会(下称“艺博会”)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开幕。本届艺博会由厦门市委宣传部指导,艺术厦门博览会组委会(下称“艺术厦门”)主办,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的近80家画廊和艺术机构云集厦门,并带来各式风格的艺术作品。

      “这是厦门全面聚焦当代艺术的开始。”艺术厦门负责人滕丽表示。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厦门就已经与当代艺术产生联系。彼时,“厦门达达”等艺术新潮的涌现,不仅让厦门成为当时中国当代艺术的前沿,还孵育出一批新锐当代艺术家,乃至走出国际级的艺术大师。

      “当代艺术在厦门的线索其实一直存在。”专注于行为艺术创作的厦门当代艺术家曾焕光表示,如果艺博会的举行能够让当代艺术重新走进大众视野,“那当然是厦门之幸”。

      “厦门达达”的初啼

      “如果说传统艺术是2G、3G,那么当代艺术就是4G、5G。不管你懂还是不懂、接受还是不接受,当代艺术已经来了。”曾焕光的工作室建在厦门东坪山的一处小悬崖上,在山丘和植被的掩映中,可以瞥见厦门城区的一角。在他看来,与城市和话语的中心保持距离,才能获得艺术创作的独立性。

      曾焕光师承于黄永砯——上世纪80年代“厦门达达”艺术运动的旗手。而今,黄永砯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潮流中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

      1983年,不到30岁的黄永砯与林嘉骅等五名青年艺术家在厦门举行“五人现代艺术作品展览”,展出84件艺术作品,其中不乏抽象水墨、油画以及实物拼贴、金属焊接雕塑等在现在看来充满实验性的作品。虽然展览只对部分艺术业界人士内部展出,却引起了厦门市群众艺术馆纪乃进(笔名纪泰然)等人的关注。在群众艺术馆支持下,黄永砯等人组成“厦门现代美术研究室”,并定期开展学术交流和展览。

      纪乃进跟黄永砯同样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但两人相差数十岁年纪。“他们的作品可能跟当时的艺术界风气格格不入,但在我看来却是自然的艺术表达。”现已年届耄耋的纪乃进对记者表示,浙江美术学院有丰富完备的世界艺术资料库,他在学院求学和留校工作生涯中,早就对类似的艺术主张和创作理念司空见惯。

      1986年,厦门现代美术研究室举行“厦门达达——现代艺术展”的公开展览,在国内艺术界一度造成轰动。1986年11月17日《中国美术报》头版刊登黄永砯的文章,对这次艺术展进行专题报道。

      “其实,‘厦门达达’当时虽然没有遇到阻力,甚至得到多方支持,但是也没有引起社会上的广泛关注。”曾焕光表示,在那个年代,大众普遍对当代艺术没有审美基础,“厦门达达”提出的诸多艺术主张,也难免陷入曲高和寡的尴尬境地。

      因此,在经历了短暂的辉煌之后,厦门达达也就陷入沉寂,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惊鸿一瞥。

      当代与传统之辩

      30年弹指,厦门经历了沧桑巨变,乘着经济特区的改革东风,建设成为高素质的创新创业之城和高颜值的生态花园之城。建构与城市品格、国际潮流相匹配的人文环境,成为新时代城市发展的重要议题。在这一背景下,“艺术厦门”开始谋划在厦门举办当代艺术博览会。近年来,当代艺术在国内外艺术界的浩大声势,与30多年前和者寥寥的情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10年前,台湾艺术市场上,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占比可能是4∶6,那么现在,这一份额对比已经来到7∶3,甚至8∶2。”中国台湾画廊协会会长钟经新对记者表示,这一趋势与世界艺术市场大气候相关,“只要引进国外画廊和艺术资本,那么传统元素就必然被挑战。要发展当代艺术,一定不能自我设限,而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放下传统与当代之间的偏见”。

      “当代艺术的兴起与市场体系有关。相较而言,兴起于西方的当代艺术,市场体系更为健康、成熟,有着专业化的分工,也能够更高效地与世界艺术接轨。”北京艾米李画廊创始人李颖举例说,“艺术家理论上不应直接触碰消费市场,而应该只专注于创作;画廊则负责对接、拓展市场,提供后续服务和保障”。但在传统艺术领域,这一点仍然没有形成通行惯例,自然难以获得艺术资本、机构的青睐。

      当然,对陈旧体系的杯葛,并不代表对传统元素的陋见。相反,在当代艺博会现场,中华文化的传统元素俯拾皆是。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