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曹公百回《红楼梦》的著名作家唐国明

发布日期:2022-08-03 16:14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再现曹公百回《红楼梦》的著名作家唐国明 

    建议把思维穿在身上,成作家的山里娃唐国明说:尤其为利禄等死,不如为千古留名而生。

    唐国明半途哲学名言:1是2的半途,2是1的下一刻。

    唐国明2019年6月出版创始半途主义的《 鹅毛诗 》集。就如唐国明在《半途先生》诗中表达的那样——

    不在曩昔,不在现在,不在将来,只在途上

    不在别处,不在远方,只在路上

    不在故乡,不在他乡,此时只在半途之上

    愿是高山,愿是流水,愿是清风明月的模样

    不肯赤贫,不肯豪华,只愿思危发愤图强

    ————————————————————————————

    2022年出版,奠定唐国明文人、诗人、哲人位置、具有飞诗流意、鹅毛飞扬结构、读后能烧得你飞起来的“诗意流”长篇小说《据守在长城要塞上的战士》,是一部与长城相关、弘扬人类优秀品质,集22年汗水企图以文学方法阐释半途主义哲学、创始“诗意流”文学的跨文体式长篇小说,是一部集诗、文 、史、数、哲于一体的百科全书式史诗与交响曲;是与唐国明的鹅毛诗、《零乡》构成半途主义系统的三部曲之一。

    著名作家唐国明创始独特的“诗意流”创作方法,写出长篇小说《据守在长城要塞上的战士》。

    透过唐国明诗意流小说《据守在长城要塞上的战士》你会知道你自己,更会知道到我是什么,我便是据守在此时的过客。

    在诗意流小说《据守在长城要塞上的战士》中,唐国明把战士作为一个传声筒,将所有的声响发了出来。

    《据守在长城要塞上的战士》既是诗歌史中海子想耗尽汗水没有实现完结的,而唐国明自然完结的大诗,又是小说中的史诗。

    ……………………………………………………………………

    《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恢复:第81至100回》的“考古恢复”依据与资料来源于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

    再现曹雪芹文笔便是将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续写的部分剔除,留下曹雪芹的原文部分20回。

    唐国明说: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

    唐国明介绍他的书《零乡》时,如此说——

    《零乡》便是一个展现在无归的现实路上,表现不断进步披荆斩棘精力的文本。

    《零乡》表达的半途主义,既是哲学思维,又是文学观念。

    《零乡》写出了一千万个理由不能成为作家的唐国明却成了作家的原因。也写了唐国明怎么从仰视星空到成为被仰视的星空进程。

    《零乡》是一本你读起来没有负担,读后余音绕梁万年不断的书。你能够随时读几分钟或十几分钟或一个小时,也能够挑着或跳着随便读几节,就能够随时放下来,忙完你该忙的事,又能够看几分钟或十几分钟的书;你从任何一个进口都能够进入我的日子,但又觉得永远没有结束,永远在持续,永远在循环;也便是说你能够从这本书的任何一节开端循环读下去。

    《零乡》更像是与你面临面亲热交谈相同的以非虚拟、跨文体、自传、百科全书的多种方法;以“为让你知道我自己,我在如此重复地言说给你听”的姿势,写出了一个具有“鹅毛风仪骨、清风明月肉、闲云流水血、长风情怀心”之人,在时世推移中,在各种交响与交织土壤下,时有无乡之感、时有“无用之王”之叹的进程——通过这种状况的描绘,反映出那种远离故乡没有归宿感,折回故乡却发现故乡已不是故里的场景,在似梦似游,无所追寻,无处追寻的漂泊中,一边是对我在年代进程中失去了消失了的乡村故乡用记忆性的文字修正还原、一边在现有文字古迹中对自己精力故乡的追根溯源、一边是在精力游走中去寻觅自己心灵归属故乡的心路进程,及我在这种进程中的徘徊、游走、寻根、回想里,道出了作为进入以网络式漂泊生存的人类一种无根无确定性无依托感、与对这个国际迅变的陌生感的‘零乡’现实,向国际追问咱们到底是为愿望而在?还是因怅惘成病而空?在这个无答案的难题面前,咱们只要在无归似归中持续漂泊,不得不又持续漂泊的“零乡”现实。使每个有相同经历的自我永远成了一部被“零乡”化了的“零乡”史,成就了“半途哲人”的名言——咱们既不在曩昔,也不在现在,更不在将来,咱们仅仅在途中,咱们仅仅在此时,咱们成了途中的咱们,咱们成了被“零乡”的咱们。——一起此书也揭秘了我是怎么以考古方法再现曹雪芹百回《红楼梦》文字,写出鹅毛诗,论证哥德巴赫猜想与3x+1猜想,又是怎么成为半途哲人的。更重要的是写出了我怎么从一个看牛山山顶上怎么到了岳麓山山脚下,与几百个女孩怎么交往,又怎么成就了人家以为不可能成就的愿望的。这其间是一种怎样的精力在支撑着我?若想详知,请读我的80万字《零乡》一书。

    若说21世纪是盛行我唐国明提出的半途主义哲学的世纪,那么《零乡》注定是一本以小说、百科全书、自传,传达鹅毛诗人、半途哲人、红楼梦中人、明月清风中人唐国明提出领悟的半途主义哲学最易懂的好书与扛鼎之作。

    《零乡》更是一个展现在无归的现实路上,表现不断进步披荆斩棘精力的文本。《零乡》虽然有些重复但表达形式不同的内容,但恰恰是这些“来回拉抽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相同重复的内容,以我成才、求索的波折思路进程将此书更好地结成了一个叫“零乡”的系统;突出了人类重复此时、此时重复的重大哲学主题。一起《零乡》文本顶用一种年月日期时刻的方法,表达了速变年代,咱们被置于一种在途上、无归、老在此时的“零乡”状况。

    咱们来到世上,是来成为人才的,不是来成为奴才的。咱们已经没有远方,没有别处;没有曩昔没有现在没有将来,只要一条让咱们去为愿望披荆斩棘、无路可逃之路,只要此时与“零乡”。

    唐国明写《读项羽》诗说: 宁学项羽做自我,不学古人成皇奴;了却全国纷争事,只给虞姬当丈夫。

    唐国明说:1是2的半途,2是1的下一此时,万物永在途上。——不在曩昔,不在现在,不在将来,只在途上; 不在别处,也不在远方,只在路上。在途上的咱们,除了只具有此时,咱们一无所有。

    唐国明说:咱们既不在曩昔,也不在现在,更不在将来,咱们仅仅在途上;咱们的日子不是在别处,咱们仅仅日子在途上;学生问死,道听途说,闲言碎语;为菜米油盐酱醋茶或钱权功利诗酒花,奔波不断,劳作不息;在n是整数前提下,要么永远在1除以“2的n次方”的至小无内的活动时空途中永存而在地转圈,将自己消解耗尽;要不便是处于“2的n次方”那个至大无外能自由而行的时空途中,将自己无限永久。

    唐国明说:我有长风情怀与鹅毛风仪;我有鹅毛风仪骨、清风明月肉、闲云流水血、长风情怀心。

    唐国明说:我说的“长风情怀”便是流传千古的抱负”;我说的“鹅毛风仪”便是不记功利得失对一件谋福万世之事的坚持。

    ————————————————————————————————

    ————————————————————————————

    唐国明定理:

    1、“任一偶数除以2”加减同一个正整数,能得出等于这个偶数的两个素数;且两不对等素数都分布在“偶数除以2”两头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

    2、1是2的半途——万物永远处在半途之中,万有总在途中,当你抵达“1+n”时,你就处在“2+2n”的半途中。即当你抵达1时,你就处在2的半途中,当你抵达2时,你处在4的半途中或当你抵达1时,你想抵达2;当你抵达2时,你想抵达4,面临出路的无穷无尽,你既不在曩昔,也不在现在,更不在将来,仅仅在途上、在此时;你的日子不是在别处,你仅仅日子在途中;你永远就这样处在另一个不知道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不知道的“零乡”。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