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黄色书籍、收犀牛角象牙……曾任云大校长的

发布日期:2020-12-11 10:5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讯 从高级知识分子,堕落为腐败官员

      农民底色、党员本色、教师特色,三色尽失

      ……

      12月7日晚间,云南卫视《清风云南》栏目播出最新一集《大学校长的失色人生》,出现在镜头前的主角,正是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吴松。今年8月3日,中纪委网站官宣吴松被查。

      

    看黄色书籍、收犀牛角象牙……曾任云大校长的


      

    看黄色书籍、收犀牛角象牙……曾任云大校长的


      “他曾是云南最高学府的一校之长,是一代学子抹不去的深刻记忆。当他华丽转身为政一方,却迷恋于山珍海味,流连于深宅大院。”吴松,曾任云南大学校长、云南保山市长。在这部《失色人生》中,这位曾经风光一时的校长、党委书记,戴着手铐,将自己腐败的起点归结于“到了地方政府工作以后”。

      “如果不是马加爵事件,我不会离开云大”

      吴松,男,1958年8月出生,汉族,云南镇雄人,博士研究生学历。他1978年进入云南大学读书,毕业后一直在云南大学工作,直至2005年10月担任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2007年12月,他去到地方政府机关任职,先后担任玉溪市委副书记(正厅级),保山市市长等职。2015年11月至2018年8月,他担任西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2018年8月起为西南林业大学二级教授。

      从1982年投入云南大学政治系哲学专业,到2007年现任云大校长调往玉溪工作,吴松在云大度过了人生中最好的25年。天道酬勤,那些年吴松不仅在学校办学实践中取得显著成效,学术上也成果颇丰,先后出版了二十余部专著、合著和编著,成为云南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专家。

      

    看黄色书籍、收犀牛角象牙……曾任云大校长的



      直到2004年,“马加爵事件”震惊全国,把云南大学推向风口浪尖,也让吴松的职业生涯遭遇猝不及防的一击。在《失色人生》镜头中,吴松说:“如果不是马加爵事件,我不会离开云大。就是一提云南大学就想到马加爵,一提到吴松就想到马加爵,就是我在人生旅途上一个巨大的污点,或者说是巨大的阴影,老是摆脱不掉。”

      事件之后,吴松带着高校的光环和阴影,调任云南省玉溪市委副书记,从教育系统转到地方任职。在忏悔书中,吴松反思道:到了地方政府工作以后,学习风气逐渐发生了转向,学而不真,学而不勤,学而不思,学而不用。正能量的东西少了,负能量的东西多了,思想渐渐跟不上工作发展和自我改造的需要,滑坡和蜕变就在所难免。

      2009年12月,吴松调任保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后来成为市长。主政一方 ,身边的环境也变得更复杂了。吴松写道:多种因素驱使自己的生活观发生了改变,认为自己如果还像过去那样“寒酸”“老土”就会有损形象,也丢了市长的面子。于是,生活作风上也发生了从朴素到奢靡的变向。

      “腾冲的热海温泉呀,可以把人泡得骨酥筋软;翡翠玉石可以晃得人眼花缭乱,使人迷的心智忘乎所以”

      

    看黄色书籍、收犀牛角象牙……曾任云大校长的



      到保山工作的前三年,因为工作关系,接待应酬、迎来送往耗费了吴松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请客送礼,观光旅游,温泉spa,风味吃喝,吴松乐此不疲。乱花渐欲迷人眼,校园之外的精彩世界慢慢地迷失了吴松的心智。在节目中,吴松说:“腾冲的热海温泉呀,可以把人泡得骨酥筋软;翡翠玉石可以晃得人眼花缭乱,使人迷的心智忘乎所以。”

      专题片介绍,吴松还是一个老乡观念极重的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他的这一性格对其进行围猎,有人通过给吴松送翠玉手镯得以承揽工程,还有人利用一手家乡菜俘虏了吴松的胃。已官居市长的吴松成为这些人的座上宾,身上的知识分子气息逐渐淡去,成为前呼后拥的“大哥”。

      吴松被留置后,办案人员在吴松的办公室、家里找到数量众多的玉石挂件、玉石摆件,他对玉石的迷恋或者说是物欲的萌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嗅觉灵敏的投机者和围猎者们纷至沓来,吴松全然放下了知识分子的清高,和各色人等混迹在了一起。在保山某酒店,这个豪华包间里,吴松与他的所谓好友,一群文化水平不高唯利是图的不法商人把酒言欢。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