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撷五洲对联 弘扬中华国粹

发布日期:2024-02-09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采撷五洲对联 弘扬中华国粹


    《域外对联大观》郭华荣 王玉彩 常江著 山西教育出版社

    该书收集海外楹联3500多副,40余万字,分上下两编,按照名胜、祠庙、佛寺、团体、行业、节庆、恭贺、悼念、题赠、杂题分为十大类,汇集亚洲、欧洲、非洲、大洋洲、南北美洲50个国家的华文对联形成“大观”。本书作者多方收集域外对联,展现了作为中华文化精粹的对联在海外的广泛传播,通过这一基础工作为楹联海外传播研究、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现状研究积累了丰富的资料。

    我有幸作为《域外对联大观》第一读者拜读后,感慨万千。改革开放以来是中国楹联发展的又一个高峰,联书出版与其他书籍一样,犹如雨后春笋般面世。迄今为止,全国已出版几千种对联书籍,可谓品种繁多、琳琅满目,但唯独没有《域外对联大观》。为什么?并非无人想到,原因是难度太大。没有恒心、毅力、执著和坚守初心,是不可想象的。

    《域外对联大观》的作者是中国楹联学会原副会长、山西省楹联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楹联学会会刊——《对联》杂志创刊人和首任主编郭华荣,中国楹联学会奠基者、原名誉会长、副会长、首任秘书长常江和夫人王玉彩,近日由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

    早在1983年7月1日,由郭华荣先生起草、常江先生定稿的《关于成立中国楹联研究会的倡议》中,就写了这样一句话:“对联不但在祖国文化长河中经流不息,而且远传海外,成为各国人民了解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途径。”1983年9月12日常江先生主编的《楹联通讯》第五期上,刊登了郭、常二位先生署名的《国外楹联漫谈》一文。不难看出,郭、常二位先生在40年前即对中国文学中的奇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联的价值、作用、意义、认识的高度和远见。

    行重于言,身体力行尤可贵。1987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唐人街”版开辟“华埠楹联掇英”专栏,连载了郭华荣先生撰写的《多姿多彩的华人会馆联》《华人祠庙联》《华人商店联》《孙中山与海外楹联》等十篇文章。继后,1988年3月10日、17日,《中国电视报》连载郭先生撰写的《哪里有华人哪里就有对联——中华对联在海外》,在海内外产生较大影响,奠定了《域外对联大观》的基础。可以说,有了基石仅是万里长征迈出第一步,今后的路还很长,编著《域外对联大观》也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难。说编著《域外对联大观》难,一是收集资料艰难,二是编辑也不轻松。

    先说收集资料。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还没有像今天的互联网,打个国外长途都很难,要收集又远又散又繁的域外对联,绝非易事。援引常江先生跋中一段,可见一斑。“深秋时节,我托人从太原取来两大箱资料,那是华荣将几十年的心血交给我了。”“当我和妻子把所有的资料在大床上摊开,不只是无限感叹,简直是无比震撼!十六开的稿纸上,贴满了纸片,每一片是一则对联资料,按国家分层张贴。那纸片,有不同形状,长形、矩形、巴掌大;说是巴掌,有成人巴掌,有婴儿巴掌,有狗爪子,也有猫爪子……那纸片,有不同质地,白纸,报纸,稿纸,彩色纸,甚至包装纸;可以想见,那是发现了资料,临时记下的……那纸片,有不同墨色,黑色,蓝色,红色,绿色;看得出,不是一次写出的,每次手边有什么笔,就抓起什么……这哪里是一层层自制的资料卡片,分明是一朵朵积累的五彩云霞!”

    《域外对联大观》汇集亚洲、欧洲、非洲、大洋洲、南北美洲50个国家的华文对联3500多副,名副其实的“大观”。那么,这是如何搜集到的呢?第一多方引导。第二依靠联友。首先是“海外联存”栏目积极供稿的联友;其次,联络国外的华人联友,像法国的薛理茂、陈邦仕,澳大利亚的梁羽生、陈耀南,美国的潘力生,加拿大的郭农,新加坡的张济川、陈清能,菲律宾的许福源等;再次,联络那些出国访问、考察、办展和旅游的联友,这是改革开放为我们收集研究域外对联带来的有利条件,丰富了域外对联资料库。可以预见作者是怎样呕心沥血、日积月累、持之以恒、耗时几十年光阴的。摘录郭华荣先生在本书序言中的一段,可以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作者付出的心血:“20世纪90年代初,我先后两次出访新、马、泰三国,便实地抄录寺庙、店铺、社团、会馆对联161副。”此外,他们还十分留意从书协、外事、侨联、旅行社等系统集存的社团资料、报刊图册、域外景点介绍中发现对联。一经发现,随时抄录在卡片上或用手机拍下来。如遇信息不明或得到线索的情况,就电话咨询或写信联系。

    再谈编辑难度。常江先生说:我的任务非常明确,就是剪之、裁之、缝之、补之、分之、合之、涂之、抹之,精心编织成漫天云锦、万里云涛。但这种编织并不容易,首先是按什么规律排列。通常的做法,是先按五大洲,再分国别,这很省事。这样的归纳,几乎没有什么学术性,而且各国对联的多寡,相差悬殊。本书分类,打破国别,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其次是哪些算是国外对联。情况很复杂,按作者国籍、按人事国籍、按知识产权归属,都不能一揽子解决问题,这类“说不清楚”的作品,数量又很大,不可不收。于是,我将所有的对联分成“远传”和“交流”两篇。上编“远传篇”和下编“交流篇”均分为十类:名胜,祠庙,佛寺,团体,行业,节庆,恭贺,悼念,题赠,杂题。各类对联按各国的洲际顺序排列。每一副联文,一般包括以下部分:标题、联文、作者、注释、标点。

    郭华荣先生曾告诉我,他后半生倾情三件事:一是创办《对联》杂志这一海内外唯一公开发行的会刊。二是先后将几十年精心收藏的数千册古今对联图书无偿捐赠给馆址在天津的中国对联图书馆,将小爱化为大爱。三是收集域外对联,研究对联在海外的传播与交流,出版国内外第一部《域外对联大观》。如今,与对联相伴的三件大事已圆满,在此衷心为郭华荣先生祝贺!

    在与先生四十年的交往中,用“楹联融入人生里文化流淌血脉中”来形容郭先生恰如其分。拜读《域外对联大观》有感而发,撰联一副,作为结束语:

    三彦同心,四海集联,潜心笃志扬国粹;

    孤灯伏案,卌年磨剑,继晷焚膏著大观。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