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是末日爱情小说?

发布日期:2019-08-13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上海堡垒》是末日爱情小说?


     

     

     

     

      8月11日,并未参加其他城市《上海堡垒》路演的江南,特地来到成都,连续参加了影院和书店两场见面会。江南说,“成都对我来说是让我觉得幸福的地方,基本上我每一本书签售会的第一场都在成都。因为这里能让我感受到很大的热情和读书的冲动。”在读者见面会上,江南还回应了质疑,并分享了他在原著作品中所描写的科幻元素。

      关于原著的科幻元素

      “是两种文明方式的较量”

      曾有不少朋友问过江南:“《上海堡垒》不就是一部末日爱情小说吗,它有什么地方像科幻?”江南承认,这是个非常尖锐的问题,需要冷静回答。“为什么我当时想写的是以一座城市的结构去对抗一架外空母舰?在书中,德尔塔体系文明是像一个虫族一样的文明,每一个子体都依赖于那个像母后一样的东西,它们可以聚集为一个意识。而人类在上海拥有1700万个不同的独立意识。”

      在江南看来,人类文明史一直是按照聚居区、聚居城市、聚居乡镇来划分人类的文明程度的。“上海作为一个大都会,它是人类文明最高程度的集结方式。把1700万人口放在一座城市,他们有高低有别,生活环境不同,阶级有别,收入有别,男女有别,年龄有别,他们要对抗的是基本上一模一样文明模式,对抗拥有几千万个体的外星人。这两种文明方式的较量,就是我觉得在《上海堡垒》里面想写的科幻元素。原作中倒没有强调像空战这样的东西。”

      关于原著的感情线

      “是一种遗憾和悔恨的交织”

      关于江洋与林澜之间的感情,江南也给出了自己的理解。“在原书之中,江洋对林澜显然是一个懵懂的男孩儿,是对于一个年长于自己的女性直接的爱。但是对方是强大的,是让你觉得无法驾驭的。而江洋的性格中有怯懦和卑微的一面,会让他一直犹豫去表达这件事,所以在原著中写感情,是一个遗憾,江洋甚至是会悔恨,因为他怯懦而阻挡了他去跟别人表达的机会。”

      书中,林澜也有两面性。“林澜从理智上讲,会觉得自己跟杨建南在一起会更加合适,无论从年纪,社会地位,经过的事情,她都会觉得跟杨建南在一起会更适合,会有安逸的生活。

      但林澜性格中的深层性格,跟江洋是一样的,她是叛逆的,自我的,要突破外物的。”江南总结,“江洋的内心是怯懦的,但他外壳是叛逆和自我的。林澜虽然内心自我、叛逆,但她的外壳是个负责任的。”

      关于读者的“催更”

      “不会为《龙族》留下未解之谜”

      虽然影片在剧情上受到不少质疑,但上海大炮浮出水面的特效却备受认可。“在画面呈现方面,作者有的时候是肯定不如导演的。我其实根本没有想过,写原作的时候在我看来,上海大炮就是一个黑黑的炮。当时看到上海大炮升起来对着天空中打出炮火的时候,还是挺佩服导演和设计师的。”

      接下来,江南会“安静一段时间”,并“坚持把目前的连载告一段落。”在成都,面对“催更”的读者,江南承诺,不会为《龙族》留下一大堆没有解的谜。“我在想办法把之前的悬念给大家解释了,尽量绝大部分吧。那些实在解释不了的,就留在修订的时候改掉。”

      江南还想完成一个写作宏愿,“当我们写一个少年的作品时,这个少年是不会成长为大人的,他会从一个未觉悟的少年变成一个觉悟的少年。我想写一个能被读者接受的、从少年成熟了,并且能像成年人一样负责,能够面对死亡,面对自己的责任,像成年人一样抉择,并且依旧吸引读者。我希望这本书写出来以后连我自己都无可模仿,是很多年以后都能站得住的作品。”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