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英语文学,养在深闺人未识

发布日期:2019-06-12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英语文学的源起和发展大致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从起初的英国文学的一枝独秀,到美国文学崛起后的花开两朵,再到爱尔兰、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新西兰、加勒比海地区以及非洲的南非、尼日利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有着强劲势头的英语文学的 “众声喧哗”,再到沃莱·索因卡、纳丁·戈迪默、德里克·沃尔科特、维苏·奈保尔以及库切和爱丽丝·门罗等非主流英语文学作家先后斩获诺贝尔文学奖等多项重要奖项,已经出现了“喧宾夺主”的势头。但英语文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被看作是英美文学,而非洲,基本被视为文学的不毛之地,更别提英语文学了。多年前我就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这么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里,我们都过多地关注英美文学,过多地关注英美文化,对其他国家的文学文化的关注和研究明显不够。而吸收外来文化,要做到均衡,像我们的人体吸收营养一样,不能太单调单一。英美之外的国家都有各自的文学文化,一样有它的精彩,非洲英语文学当然也不例外。我们应该多层摄取,广泛吸收,尽量多地了解、学习、吸收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学文化精髓,才有利于我们开拓视野,打开思路,有利于创新写作。

      渐近主流:英语文学不再仅是英美文学

      非洲英语文学是指非洲作家用英语创作的文学作品。非洲英语文学的版图覆盖整个非洲大陆。作为英语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后起之秀的非洲英语文学已渐成气候,并在多方面产生了影响。但同其他“非主流”英语文学一样,非洲英语文学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没有得到良好的待见。其实,非洲文学有它独特的文化蕴含和美学表征,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和借鉴意义。而英语文学作为非洲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毫无疑问应该成为我们关注和研究的要点之一。

      非洲的库切、戈迪默、索因卡、阿契贝、恩古吉、奥克瑞等都是非洲英语文学的代表作家,他们的作品在世界许多地方不但拥有广大读者,也引起了学者的密切关注。以尼日利亚著名作家钦努阿·阿契贝为例,他被称为“非洲现代文学之父”,是非洲文学史上作品被翻译得最多的作家。他的长 篇小说 《瓦 解 》(Things Fall Apart,1958,又译作《这个世界土崩瓦解了》)在全球获得了 100多万的发行量。他的代表作《崩溃》(No Longer atEase,1960,又译作《再也不得安宁》)、《神箭》(Arrow ofGod,1964)、《人民公仆》(AMan of the People,1966)和《荒原蚁丘》(Anthills of the Savabbah,1972)在英语世界也都拥有较多读者。他的这五部长篇小说书写了尼日利亚近75年的历史。阿契贝是一个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一直提倡非洲作家应该是非洲文学和非洲形象的代言人。特殊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使阿契贝成为一个有距离的观察者,让他以更加客观冷静的态度去呈现真实的非洲原貌,为非洲寻找出路,并且帮助非洲以外的人揭开非洲的神秘面纱,让人一睹非洲真容。作为非洲英语文学的代言人,阿契贝极力将最真实的非洲呈现在作品中,为非洲英语文学争得发言权。他关于尼日利亚的一系列小说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不同时期的非洲梦。

      三大表征:不一样的英语文学

      非洲英语文学作为作者使用习得语的创作,其总体表征、文化蕴涵和美学特色是怎样的?它到底和英美等国的主流英语文学有什么不同之处?与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基本也是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的英语文学又有什么不同?这些确实值得我们讨论,也会给我们不同的启示。经过考察,我们发现,由于特殊的历史、文化和地理环境所致,非洲英语文学具有本土表征、流散表征和混杂性三个主要特征。

      所谓本土表征,指的是其文本渗透着沉淀在非洲作家血液深处、积淀在非洲作家灵魂深处的传统文化和本民族语的特性。

      比如以英语进行写作的尼日利亚小说家和诗人本·奥克瑞,他被认为是非洲最重要的后现代和后殖民作家之一,其作品《饥饿的路》中的幽灵世界是非洲人心中的一方净土,象征着非洲人对原始非洲文明的崇拜与依附。幽灵世界的贤王象征着非洲祖先,鬼孩阿扎罗象征着脱离殖民统治获得独立的新生的尼日利亚,贤王在冥冥之中给阿扎罗提供保护,体现出古老文明对新生国家的指引与帮助。通过幽灵世界中贤王对阿扎罗的多次指引与庇护,奥克瑞实现了对古老的非洲梦的回望与追溯。奥克瑞在《饥饿的路》中借鉴了许多古老的非洲神话传说,其中最关键的则是关于路之王的传说,这个神话传说正是 “饥饿的路”的由来。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