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发布日期:2019-05-2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原标题: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近年来一些迅速崛起的市场化图书品牌让人们看到了社科人文类书籍的更多可能性。尤其是在装帧设计方面,不再向过去的经典、简洁风格靠拢,而是大胆使用“花里胡哨”的抢眼设计,颠覆了一般读者对社科类图书的想象。个中翘楚当属社科文献出版社旗下的子品牌“甲骨文”,其令人耳目一新的选题以及书装设计在市场上大获成功。

    尽管“甲骨文”难以复制,但越来越多市场化的出版机构开始着力推出装帧精美的社科人文类图书,成为一时风潮,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后浪出版公司等更是从海外延聘专人负责书籍装帧设计。陈威伸就是一位从台北来的图书装帧设计师,从事书籍装帧设计工作多年,2016年移居北京,现任职后浪出版公司设计总监。他从一个设计师的角度向澎湃新闻()解读了这种精致化装帧设计的热潮。

    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书籍装帧设计作品,选自近年大热的评选“最美的书”。

    澎湃新闻:书籍装帧设计在台湾是一个怎样的行业?来大陆是出于什么样的契机?

    陈威伸:台湾的出版市场很特别,它比中国大陆以及国外的市场,比如日本、欧美,都更加强调装帧设计。年轻的平面设计师也很愿意选择书籍装帧设计作为行业,原因除了书业本身的文艺气质以外,还因为作品的曝光率高。当书籍被摆上书架,就意味着一个设计作品在实体空间中被展示、观赏,而且可以不断累积,这令不少年轻设计师向往。

    但早期台湾的图书市场也不是这样的。大约是在十多年前,台湾现在非常有名的书籍装帧设计师王志弘、聂永真他们的设计作品开始曝光率越来越高,频繁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大家就发现原来书籍可以做得这样精致。而且这些书的市场反馈很好,于是越来越多出版社开始愿意在装帧上尝试不同的变化,开始把书作为一个产品去包装和设计。

    现在不少大陆的出版机构都有请台湾设计师帮忙设计书装,比如世纪文景、浦睿、新经典等等。大陆当然有很好的设计师,但毕竟大陆市场非常大。我个人的考虑是希望能做更多设计。近一两年台湾书业市场真正感受到了“寒冬”,可是大陆的出版业却有“复活”的迹象,甚至可以说非常蓬勃。

    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台湾书籍装帧设计,选自“金蝶奖”图书出版设计大赛获奖作品。

    澎湃新闻:很多人觉得台湾的人文类图书设计得比较好看,你觉得呢?

    陈威伸:两岸设计风格很不一样。大陆的社科人文类书籍倾向于往经典的方向设计(除了“甲骨文”),注重简洁、文艺,学术书则显得理性、严谨、专业。

    而台湾的设计除了遵照工整的网格系统之外,更追求视觉效果,流行感更强。这是在实体书籍的阅读群体流失的情况之下,希望通过视觉元素来增加亲和力,既打动年轻的“小资”群体,又给既定的老读者一种耳目一新的观感。

    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台版人文类书籍封面,强调流行感与层次

    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大陆版本的封面设计风格更理性、严谨

    原因有一部分在于台湾的实体书店仍然比较多,尽管现在虚拟渠道销售量已经大于实体,但编辑仍更多地考虑书籍在商店里摆放时的感觉,希望书籍的装帧设计在书店的展示平台上抢眼。而且台湾出版业的风气如此,很多设计师参与书装设计,彼此竞争,形成一种氛围。这种氛围或是说情怀,让参与装帧设计的一线、新进设计师非常多。

    其实大陆有很多设计师的水平是在国际水准之上,比如朱赢椿、吕敬人,但过去可能除了美术出版社的艺术类书籍外,一般书籍并不是很重视设计。大家普遍认为书籍重在内容,不应该花太多精力和成本在装帧设计上。现在大陆的出版社尤其是民营出版机构越来越蓬勃和成熟,也能够承受更高的装帧设计成本,来用这个时代的诠释方式去展现书籍应有的面貌与特质。

    装帧设计精致化之惑:纸质书籍将变成收藏品吗?

    吕敬人作品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