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图书收藏狂人高小龙

发布日期:2019-06-1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只要是1949年以前出版的一切纸品,出版物,就是说,只要是上面印了文字,印了图画,印了照片的,我都有兴趣要停下来,看一看。看到那个时代的人们的创造力,对美的感悟力和表达力,那些色彩,那些平面构成的关系,那些不拘形式不拘教条的奔放和节制,今天再看,仍然夺目,仍然生辉。每当四下一片寂静的时候,我和这些饱历沧桑的老人们凝望,对话,这种快乐,是别人无法体会到的──高小龙。

    去年,名为《故纸温暖——民国最美图书私人典藏展》的展览在深圳展出。这些民国的珍贵书籍,大多为高小龙与南兆旭先生的私人藏品,内容集中在民国时候的书籍、杂志、画报以及少量广告画等,其中书籍类藏品以封面装帧优美独特的图案和字体设计见长,画报杂志更能从细微处了解民国社会风云,是见证历史文化的一手资料。

    这个展览,今年仍然会在上海继续找机会与读者见面,我们为此采访了高小龙先生(他是国家形象片《人物篇》和《角度篇》的总导演,曾执导2008北京申奥和2010上海申博形象片,也是2008年奥运开幕式形象片的导演),请他从自己的藏品中找出一些有故事的书刊来与读者分享。他眼中的民国书籍,总有一种独到的历史思考和审美体验。

    “最美”是一种主观描述

    问: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民国最美图书的展览?您把展览名字叫做“最美”,那么这些书最美之处在哪里呢?

    高小龙:将手中这些藏品拿出来与更多的人,与公众,与年轻人,进行分享和传播,是我近十年来最大的一个愿望。

    机缘巧合,我在两年前结识了好朋友南兆旭先生,共同的爱好让我们俩一见如故,而我的这种分享的理念,也与他不谋而合,他的藏品主要以书为主,我则以期刊杂志和更杂的收藏为主,我们正好可以有很好的互补,所以,我们一起在深圳做了这首场的展览后,反映之好,超出我们俩的想象,观众不分老中青,都认为我们把一种书籍之美,历史之真(像)相,带到他们的生活中,让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获得一些其它书展给不到的历史思考和审美体验。

    关于“最美”,具体说是因书籍装帧这一方面的阐释,这当然是一种主观的描绘,对自己的宝贝,每个收藏者,多少都会有偏爱,这个“最美”,包含我们在面对这些80年90年前的这些书籍的装帧设计,看到那个时代的人们的创造力,对美的感悟力和表达力,那些色彩,那些平面构成的关系,那些不拘形式不拘教条的奔放和节制,今天再看,仍然夺目,仍然生辉,所以,这种“最美”都是这样的感慨系之,很主观,但是很由衷,可以有人认为不美,但是我们不在乎。

    问:上海似乎是民国期刊的主要阵地?

    高小龙:对。在我的收藏中,大部分书刊杂志都是在上海出版,还有更多的杂志和刊物,把上海都市生活的深度报道和呈现,作为刊物的主要内容,其中有《上海生活》,永安公司在1949年以前的一份公开发行的刊物《永安月刊》,这份《永安月刊》非常特别,功能和影响力已经超越一间百货公司自己的促销作用,成为一本广受欢迎的都市生活消闲杂志,里面的很多小杂文散文,写作水准非常高,最有特点的是,这本杂志的封面,区别于其它杂志请名媛明星作封面女郎,而是让永安公司自己的员工,做每一期的封面女性,这是多么有创意,又见关怀的举动啊,作这个决定的企业家或者杂志人,真了不起!这样准确恰当的自信,在今天我们的社会,已经不多见了。而且,理念也很新,对吗?

    第一次看到《良友画报》,如遭雷击

    问:您第一次看到的民国杂志是哪本?

    高小龙:《良友画报》。我的童年正是上个世纪70年代,那是十年“文革”的最后阶段,我生长在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西安电影制片厂,即使在文化生活极其荒芜和凋零的年代,这个小天地里的人们,还是可以享受许多外界无法接触到的文化资源,那时候中国只有八家电影制片厂,每个厂都有一间美术资料室,这个资料室专门为厂里的所谓创作干部和领导干部开放,提供各种海外出版的期刊杂志以供业务参考观摩用,我的父母亲算是西影厂里可以有这样的阅读特权者,因此,少年人对冲破身边这个遭禁锢的世界以外的世界的所有好奇和向往,就从这些图文并茂的港台电影杂志里如饥似渴地展开想象,那种偷尝禁果的快感,与今天的“翻墙”是一个意思。我央求母亲定期给我借回来许多这样的杂志,自己看完后,还在小朋友中传阅分享。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