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一种另类的青春小说”

发布日期:2019-06-1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长江商报消息 胡发云新作《迷冬》问世,讲述“文革”期间武汉往事

    2012年第5期《江南·长篇小说月报》上刊登了武汉作家胡发云的《迷冬》,这是继2006年《如焉》出版之后,胡发云的又一重量级作品,也是他计划书写的系列作品“青春的狂欢与炼狱”三部曲中的第一部。

    小说的时间从1966年冬天开始,主人公多多被人在一艘被缴获用作客轮的美军登陆舰上发现,那场已开展半年多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已把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个体都牵扯其中。

    注定无法逃脱时代的青年,在顺应时局的面目下悄悄梳理内心的迷思,多多和好友组织成立了一支名为“独立寒秋”的文艺宣传队,这是一群“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十五六岁的青年人,他们在音乐里小心保护对艺术与自由的理想,并以此在风暴眼中获得了短暂平静与精神快乐。

    胡发云用自然主义的笔触,把1966年冬到1967年湖城的动荡历史,从一群青少年之眼中折射出来:好派、屁派在夺权斗争中的此起彼伏,人的大脑如要思考即知已遁入无限黑暗,而闭上眼睛随波逐流或许还能抓住希望的稻草。

    历史书上的“文革”止于1976年,但胡发云认为,“由于在思想上还没有做到深刻反省,所以说在这一点上,我说中国的‘文革’并没有结束。”

    邢小群说:“老三届都已步入花甲之年,但有深度的表现‘文革’的长篇小说似乎还没有问世。”而《迷冬》终于出版,从文学的角度,它可能将对于“文革”的记忆、反思、研究又向真实的维度推进了一步,这是民间的真实,也是更为可信的真实。

    本报记者 刘雯

    作者

    胡发云,男,1949年出生,武汉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于武汉市第十四中学,同年到湖北天门县插队。1970年回城。当过焊工、车间统计员、厂工会干事。1984年到武汉市文联文学创作所任合同制作家,后转为专业作家至今。1987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首届作家班。中国作协会员。

    少年时代开始学习诗歌与音乐创作,并发表习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发表小说、散文、随笔、纪实文学作品。近年来发表的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处决》、《麻道》、《老海失踪》、《死于合唱》、《隐匿者》、《思想最后的飞跃》、《驼子要当红军》、《葛麻》、《媒鸟5》、《老同学白汉生之死》、《射日》及短篇小说《晓晓的方舟》等,此外,还有《邂逅死亡》、《老傻》等一些散文、随笔和艺术散论。出版过个人文集四卷——小说集《晕血》,散文集《冬天的礼品》,纪实文学集《轮空,或再一次选择》,诗集《心灵的风》,以及纪实作品专著《第四代女性》。

    作品

    《迷冬》是直面书写文化大革命的长篇之作,“青春的狂欢与炼狱”三部曲的第一部,主要线索是一个由中学生组成的“独立寒秋”文艺宣传队起起落落的过程,背景是1966年冬天到1967年,虚构的湖城实际上是武汉。

    专访·谈记忆

    “不仅仅是故事的真实

    我更希望做到心灵的真实”

    锐读:《迷冬》的整个故事都很真实,真实到让人觉得这是一部自传,这部小说是完全根据您的亲身经历所写的吗?真实是这部小说的生命吗?

    胡发云:一部小说,如果读者感觉到真实,那么它是否是作者自传,就不重要了。在这部小说中,我希望做到的,不仅仅是故事的真实,还希望做到心灵的真实,精神的真实,后两者其实更重要。

    锐读:小说中很多细节非常逼真,比如大字报上的诗歌,各种斗争的口号等等,这些繁琐的历史,与身处其中转瞬间的心情,您是如何记忆下来的?

    胡发云:记忆不是有意而为的,你看看大家当年倒背如流的英语单词、数学公式、化学分子式,如今还有几个人记得?记忆是和心灵有关的东西,触动过你心灵的,你会长长久久地记得,比如饥饿时期的一块红薯或小姑娘的一只蝴蝶结。

    锐读:主人公名为多多,意为“多余的人”吗?他时而微弱时而强烈的存在感,不合时宜的心境,处处都让我想到俄罗斯小说里的“多余的人”。

    胡发云:小说里写到过“多多”这个名字的来历,也说到他从小就是一个和环境、时代“格格不入”的人。你可以联想到俄罗斯小说中的“多余的人”,俄国那时候的“多余的人”,还有将自己多余出去的自由,但是在多多那个时代,他是连这个自由都没有的。

    专访·谈武汉

    “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会是这样”

    锐读:您书中描写的很多场景,比如鸭子凼、“独立寒秋”排练用的租界大楼,容易让人联想到武汉许多有相同特点的地方,为什么不直接点出这些地点的所在?这个发生在湖城的故事也可以发生于任何其他城市吗?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