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行动派】进击的“知识网红”河森堡:“

发布日期:2019-06-0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央广网北京4月30日消息(记者孙冰洁 王晶 韩靖)袁硕有两个身份。

      一个是国家博物馆编号“1997”的讲解员。在这个身份里,他被粉丝视为“最会讲故事的讲解员”,每天打卡上班,拿着普通的工资,爱吃国博食堂。

      一个是在网络上被视为“知识网红”的“男神”河森堡。在这个“河森堡”的ID下,拥有知乎353K的关注量、微博近400万的粉丝量,出书、做直播、上电视节目,吸粉无数。

      2017年一段名为《进击的智人》的演讲视频,让原本寂寂无名的国家博物馆讲解员袁硕从素人成为大V。此后,他不遗余力地在社群网络分享知识,享受走红带给他的“红利”,但另一方面又活得清醒自知,如他对“进击”的定义一样,一边与诱惑搏斗,一边为梦想前进。

    【青春行动派】进击的“知识网红”河森堡:“一边搏斗 一边前进”

      国家博物馆讲解员袁硕接受央广记者采访(央广网记者 韩靖摄)

      为博物馆讲解员“正名”

      袁硕是典型的北京男孩,爱侃大山、爱讲段子,话匣子一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滔滔不绝,不把对方逗乐誓不罢休。

      采访现场,记者让他以眼前的一杯水为道具,还原一下讲解时的状态。他瞟了一眼,随即从明清时期北京城的下水道系统讲起、谈到北京人为什么爱喝茉莉花茶最后落脚到北京的净水系统发展史……一气呵成。

      这种“说故事”的讲解方式被他称为“童子功”。他自小在文化部大院长大,身边聚集着一群知识分子。大家聊天时经常“引经据典”,有时知识分子身上那股劲儿一上来,聊天经常会变成一种“决斗”,变着法儿要驳倒对方,占据智识上的制高点。袁硕自小耳濡目染,形成了他日后讲解的特色,一要让人听得懂,二要有根有据、有料有趣。

      这注定和彼时流行的讲解方式存在龃龉。

      “这件青铜器造型古朴、纹饰精美,体现了商人高超的工艺和审美……”这是主流讲解词中最常见的句式。人们进入博物馆,由讲解员引领,在重要的展品面前停下,听讲解员用教科书一样的词汇照本宣科地做介绍,走一圈下来,听也听了,但好像什么也没记住。

      “你也不能说人家说的不对,但你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袁硕毫不讳言自己对这套语汇的不适应。他还记得,自己最初进入国博时讲解古代中国用的就是这套体系,讲到最后,只有一对学生情侣出于礼貌勉强跟完了全程。“特别烂,那种尴尬啊,糟糕透了。”

      他心中的讲解员不该是这样。慢慢地,他开始在讲解的过程中注入自己的风格,无论是讲解“古代中国”还是“复兴之路”,他总会从最小的切口切入,从一个杯子、一件首饰的故事讲起,最后折射出背后的大历史。有故事、有细节,让人们从他的讲解中感受到“历史的温度”。

      但这种讲解方式最初并不为专业人士所接受。2013年,在一场由专家学者组成的评审中,袁硕这种“说故事”的讲解方式被评价为“不专业”,让他很长一段时间自我怀疑,甚至冲动地打了辞职报告。却在报告从打印机出炉的那一刻猛然醒悟:“我还没有成为最优秀的讲解员呢,何不再坚持一下?”

      成为中国最好的博物馆里最好的讲解员,这是袁硕在初入国博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近两年,“脱口秀式”的话语表达方式在中国兴起,成为年轻人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这和袁硕的讲解风格不谋而合,这让他逐渐拥有了大批拥趸者。不少人会在听完他的讲解后,在他的微博私信留言:“谢谢你让我喜欢上历史。”一位中学生曾在听完他的讲解后,毅然将高考志愿改成人类学,如今已是英国某知名大学人类学系的硕士研究生。

      这些故事让袁硕颇为得意,也让他放下了当初的某种执念。曾经他希望成为国家博物馆最优秀的讲解员,但如今他不再执着于“最优秀”这三个字。“优秀是可以衡量的吗?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对优秀的定义吧”。事到如今,他更希望改变的是人们对讲解员的“误解”——把讲解员视为导游。作为讲解员的袁硕,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知识的引导者:他把在国博展厅、各省遗址、高校教室审知非洲的荒漠里,采集来了的新鲜知识,用逻辑将其洗净、切碎再搅拌均匀,撒上一些自己的见闻和感怀,放到思辨的砂锅里用热情慢慢炖煮,等出芽的新叶在树梢上枯黄吹落时,他打开香气四溢的砂锅盖子,往里点缀一点幽默和调侃,最后把佳肴盛进温情的碗里,送给对方。

      “我帮你打开历史这扇门,让你看看里面的世界,至于你是不是喜欢,喜欢多少,那要看个人,但我的目的已经完成。”

      知识青年的A面与B面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