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民居建造大师修建祠庙40载 从木作到泥瓦作

发布日期:2019-06-1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收藏的旧砖契。记者 陈晓青 摄

    台海网6月10日讯 据海西晨报报道 57岁的陈和永被誉闽南传统民居营造界的“全能型选手”,祖上几代都是能工巧匠。

    修建祠庙近40载,他对每一道工序都精益求精。大名鼎鼎的新加坡三清宫、厦门江夏堂、同安东岳行宫,都能从其建筑中找到陈和永的匠心。他也由此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天气渐热,暑气渐长,正在户外修建祠庙的陈和永又是汗流浃背。他是翔安内厝镇莲前村人,家里祖辈都是能工巧匠,可追溯至清乾隆年间,如今传承到陈和永是第七代。修建祠庙从大木作、小木作,到泥瓦作、彩画,再到剪瓷雕,每一个工序陈和永都信手拈来,可谓是闽南传统民居营造界的“全能型选手”。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文化和旅游部确定并公布了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陈和永位列其中。

    世代为匠

    一家四口均为传承人

    在闽南人的心里,古厝承载了他们对于家的想念,也是大部分闽南人心中最难忘的记忆。而对于陈和永来说,古厝几乎承载了他所有的童年记忆。

    “小时候常看父亲和爷爷做木作、刷油漆等,我就在旁边当小工。”双龙戏珠、八仙过海、桃园结义、双凤朝阳……古厝内一个个精美的造型让童年时期的陈和永印象深刻。

    1977年,高中毕业后的他,开始正式学习闽南传统民居营造技艺。在父亲陈淮琴的传授下,他认真地钻研起这门技艺,凭着天赋和苦练,他不仅把陈氏祖传的技艺继承下来,还学会了自己画图纸、设计,用卯榫结构搭建古厝梁木,并最终成为恢复古建筑领域的行家。

    除了他自己,陈和永的妻子陈越美也是“闽南传统民居营造技艺”市级传承人,儿子陈劲奋、陈开达均为区级传承人。大儿子跟着陈和永每天在各个工地上忙活,二儿子陈开达从山西求学归来后,在一家公司从事古建筑设计工作。子承父业,夫唱妇随,陈和永一家四口都在做着同一件事,他们简单而专一。

    家中藏宝

    计划出闽南建筑书籍

    近日,记者在翔安蔡厝宗祠修建点看到了陈和永。“我们祖上几代都从事闽南传统民居建造,古建筑的修建有很深奥的学问。”陈和永说,修建房子有很多讲究和规矩,比如闽南有一个风俗,不管修建宫庙还是民居都要看东西南北朝向,哪一年南北方向的可以修,东西向的就不能修;哪一年修东西方向的,南北方向的就不可以修。

    当天下午,记者辗转来到陈和永位于内厝莲前村斗门的家中,在二楼客厅内,记者看到陈和永的“收藏屋”。那里整齐地摆放着各种建筑类书籍,还有很多老物件———古厝挖出来的破碎砖契、老旧的窗户、卯榫木、泥狮子、瓦片,还有各式各样的旧木雕。

    对陈和永来说,这些看似破旧的砖瓦、木雕,却是他了解传统建筑工艺最直接的方法。所以,他一直视之为宝贝。

    说到这儿,他说自己还珍藏了一本父亲留下来的“秘籍”。原来,1961年,他的父亲曾整理过一本古建筑传统规范,用毛笔字写的。“‘秘籍’就记在当年我外公奖励的一本笔记本上,我不轻易拿出来示人的。”陈和永认为,现在很多建筑类书籍都是学者、专家写的,像他们这样的一线工作人员,其建造经验基本靠口传,很少有出书的。所以,他想自己通过梳理和整理,写出一本关于闽南建筑基础类书籍,主要讲求实用性。

    走南闯北

    匠作名气大

    陈和永是个朴素的闽南大叔,因长期在户外工作,皮肤黝黑。他说,自己一年到头很少给自己放假,偶尔出门或出国,也是为了将自己的“匠心作品”带出国门。

    新加坡三清宫前部楼阁内,有个东南亚最宏伟的道教神龛。据悉,该神龛宽13米,高20米,纵深9米,气势不凡,并获得新加坡纪录大全颁发的“新加坡最高神龛”证书。“这是当年新加坡道教协会会长陈天来让我做的,做好后我到新加坡光组装就花了一个多月时间。”陈和永说,除了三清宫,被誉为“厦门最具艺术价值的老建筑”的江夏堂也是他参与修缮的。2004年,江夏堂被列为第五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先后被列为市级第二批涉台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

    “同安东岳行宫我也陆陆续续做了几十年,可以说从年轻做到老了。”陈和永说,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他便开始修缮同安东岳行宫。据他介绍,同安东岳行宫模仿了北京的东岳大殿,规模宏大、雕梁画栋、富丽堂皇,掩映着红瓦高墙,如仙境一般。“修缮过程中,我还融入了南方传统建筑中的‘龙柱’。”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