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法律专业本科学历“棒棒”引发讨论

发布日期:2019-10-09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重庆法律专业本科学历“棒棒”引发讨论

    贺东伟的大学毕业证书

    重庆法律专业本科学历“棒棒”引发讨论

    贺东伟在用“棒棒”搬货

    在重庆,有一群人靠着一根棒子生存,他们在当地被称为“棒棒”。在常人看来,这些“棒棒”很多来自乡村,他们衣着朴素,靠卖力气“讨生活”,但其中一位“棒棒”近日却因为高学历在网上引起广泛讨论。

    今年46岁的贺东伟平时会和其他棒棒一样等活儿送货,但他比别人多了一样东西,是一张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的毕业证书。贺东伟称,他大学毕业后错过了一次工作机会,此后便一直做棒棒。贺东伟说,他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遗憾没能学到一门技术。

    贺东伟的老家重庆垫江距离主城区有100余公里,父母靠务农为生。高中毕业的贺东伟也曾回到老家干农活。务农4年后,贺东伟依靠重庆市划为直辖市的机会来到城区打工,做起了棒棒。不久后,他动起了考大学的念头,为了支付学费和考试费用,贺东伟一边做棒棒一边自学,最终被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录取。

    但让人无法将他与大学毕业生联系起来的,是贺东伟棒棒的身份。走出校门后,贺东伟的生活并没有因为毕业证而发生变化,他又拿起了棒子,干起了体力活。

    重庆依山而建,上下坡多,“棒棒”就是在这种地形上送货的职业,不少农村人进城后,因没有其他技术也会选择做棒棒。棒棒送的货很杂,从家具、家电到粮油食品,只要顾客有需求他们就送。贺东伟就是众多在公交站台附近等活的棒棒中的一员,他火了以后,有网友评论称,他以一个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做棒棒,并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情;也有网友提出,很多人常以收入来作为“成功”的标准,但贺东伟在现实中遇到了无奈,没有麻烦别人,而是靠自食其力维持生计,每个人的个人选择都该被尊重。

    贺东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他曾尝试找其他的工作,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功,如今他也安于做棒棒,觉得这是一份和他能力“相匹配”的工作。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重庆棒棒数量达到顶峰在1990年前后,有说棒棒军曾达到过100万人,也有说法称数量为40万人左右。但随着城市的发展、交通和运输方式的改变,棒棒的数量在逐年减少。2011年11月1日重庆市社科院发布调查报告,称重庆主城棒棒军已经开始走向消失的境地。

    对话

    做“棒棒”有时候一天都没收入

    12月14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高学历棒棒”贺东伟,他称因为报到时间错过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机会,也因为没有车没有熟人与货车司机这一职业失之交臂,但他依旧温和地讲述了从高中毕业至今的经历。

    北青报:大学毕业之后为什么还要继续做棒棒?

    贺东伟:我本身学的是法律专业,没有技术,进工厂时人家问有什么技术,不会他们就不要。以前还找过一家律师事务所,面试了之后他们叫我等通知,那时候没有手机,就是租房的地方有一个公用电话,两个星期我才接到律所通知说可以去上班,后来去了说是人招满了。

    北青报:除了法律相关的,有没有找其他工作?

    贺东伟:也找过公司的文员,但找工作总要包装一下。我在重庆市举目无亲,借10块钱也借不到,买好一点的鞋子和衣服也买不起。老板也会说以后出去跑业务,接触的人员不一样,我这样穿着不行,穿着不得体肯定不行。

    北青报:这几年除了做棒棒还做什么吗?

    贺东伟:还给别人搬东西,有时候也到工地上做小工、做杂活,有的装修后需要搬家具也会去,简单的活、不是那么高的技术都会做。

    北青报:考上大学后父母应该很高兴吧,后来又去做棒棒他们怎么看?

    贺东伟:考大学他们是高兴,但是如果不赚钱也不高兴。回去做棒棒他们把我骂惨了,他们觉得现在找工作,哪个工作不是一个月几千块钱,还觉得我吊儿郎当的,40多岁连家都没有。

    北青报:你现在还没有成家?

    贺东伟:我还没结婚,曾经有人给我介绍女朋友,女方就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棒棒,她就不高兴。因为她们女性朋友之间也会问,你的老公在哪里上班,如果说老公在做棒棒,那就觉得很不好,都觉得棒棒不挣钱。

    北青报:做棒棒收入怎么样?

    贺东伟:现在都在搞城市化,道路修好了,楼房电梯也多了,不好挣钱,因此做棒棒的人也越来越少,有时候一天下来挣10块钱,也有的时候一分钱挣不到,不是我一个棒棒这样,其他棒棒有时候一分钱也没有。

    北青报:其他棒棒知道你是大学毕业生吗?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