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发布日期:2019-07-2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黄亚洲

     

    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麦 家

     

    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艾 伟

     

    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张 忌

     

    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汤 汤

     

    浙江文学:多元传统与时代前沿(文学新地理(14))

     

      南派三叔

     

      代际结构完整,文备各体

      儿童文学创作环境良好

      网络文学创作异常繁荣

      

      浙江是时代文学变幻的前沿,这与它在中国的独特地理方位和改革开放以来的行动力有关。文学要对时代作出及时回应,这种回应是理解、是消化、是反思,亦是内在超越。

      谈浙江的当代文学,或者更为精微地聚焦到三五年来的创作结构,则可以也应该作一番欲微观而先宏观的探研。

      浙江的当代作家不会忘却百年前“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展开的浙江荣光,现代文学“半壁江山在浙江”的事实一直成为并不遥远、甚为切近的文学记忆。现代文学传统、五四所形成的文脉仍然直接影响着浙江作家的当代创作,鲁迅、茅盾、郁达夫、丰子恺、穆旦等仍以具体的方式影响着浙江作家群。也就是说,浙江作家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五四现代文学的烛照,也常常使自己葆有这一镜像,所以他们的创作总体上显得相当“有文化”。

      放在“新文学”到“新时期文学”的传统中,浙江当代作家自有一份像样的名单,麦家等作家将自身的文学根系深深扎入世界与中国文学营养的深处,转化为小说艺术的现代性表达、人性关注和人道情怀。麦家向故事、传奇和历史索要资源,将题材的类型化、情节的智力化降临到人物世界,《暗算》《解密》《风声》等反映特殊职业身份者的情怀情愫和价值信仰、家国立场,将宏大叙事融入喜闻乐见,探索人的意志、智力,选择如何应对时空命运的巨变。

      艾伟、吴玄、钟求是、哲贵、东君、海飞、畀愚、鲁引弓坚持以现代精神理解人类及其艺术表达。这些“60后”“70后”作家都从“先锋文学”的学习中诞生,然后在20世纪90年代及至新世纪,面对历史和现实锤炼自己的代表作。其中,尤以艾伟的《越野赛跑》《爱人同志》《风和日丽》《南方》等实力强健,最具野心、格局。他们的小说实践让人常常会觉得还是被“低估”了,这既囿于“南方”在中国文学话语、秩序中的相对弱势——比如语言和文化的非中心、地方化,比如乡土和家族式宏大叙事的缺乏,而城镇、都市、商业叙事更为突出。也有评论、传播、阐释不足的短板,浙江的文学评论队伍、平台跟创作阵营是不够匹配的,许多作品像是“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欠缺及时有力的探讨和推动。

      但整体讲,一是,浙江作家在年龄代际的结构上较为完备。“50后”的黄亚洲、王旭烽、李杭育、王手、朱晓军、袁敏、袁亚平、李庆西等新作不断;“60后”的余华、麦家、艾伟、钟求是、陆春祥、苏沧桑、潘维、梁晓明、荣荣、孙昌建、赵柏田等兼擅各体;“70后”的黄咏梅、哲贵、海飞、东君、畀愚、陈集益、泉子、孔亚雷、鲍贝、方格子、吴文君、周华诚、斯继东等正当中坚;“80后”的张忌、祁媛、朱个、雷默、草白、徐衎等崭露头角;“90后”的冬筱、蒋话、疯丢子、七英俊等也自成特点。

      二是,浙江是全国侨乡侨民较多的省份,海外浙江籍作家创作水准不低,保持着与国内文坛深度的互动关系。代表者如旅居加拿大的张翎、陈河等。前者以《金山》《余震》《邮购新娘》《劳燕》等为文坛所知,展现了她勇于介入历史、擅于刻画世相、优于跨国题材的综合实力。后者以自身丰富的人生阅历,天然的故事编织力,蓬勃的想象与推理,写出了《沙捞越战事》《红白黑》《甲骨时光》等长篇。

      三是,浙江的儿童文学创作居于全国前列。这一领域的创作和评论力量相得益彰,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浙江师范大学的儿童文学研究与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存在。冰波、汤汤、毛芦芦、张婴英、赵海虹、孙玉虎、王路与方卫平、孙建江、吴其南等共同构成了良好的儿童文学创作生态。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