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在缅甸琥珀江湖淘宝:捡漏要有专业知识

发布日期:2019-07-0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直到2011年,缅甸国内战事趋缓,琥珀矿重新开放,大量缅甸琥珀进入腾冲市场。彼时,腾冲的翡翠交易有了限制,辽宁抚顺的琥珀开采陷入低谷,这都给缅甸琥珀的走红创造了条件。在腾冲“五天一次”的珠宝集市上,缅甸琥珀占据了半壁江山。交易的热潮又引来了科学家的关注。虽然缅甸琥珀中含有动植物等内含物的虫珀大抵只有千分之一,但这丝毫不妨碍古生物家们对其的追寻。

      在目前缅甸琥珀的研究中,标本的主要来源是研究者的自行购买,或者私人藏家的出借或捐助。通常情况下,收藏者会将收集到的尚不确定的新物种借予古生物学家来研究,研究成果会冠以收藏者的名字,二者形成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在研究成果发表后,研究对象就作为模式标本,不能买卖交易,但可以捐给公立博物馆。

      矿井由矿主每年出5万美元承包。出于安全考虑,一些矿井的四壁会用木条支撑,矿工面临的最大危险是窒息和塌方。邢立达曾下到井下20余米的地方,采集岩样和琥珀样本,通过观察矿井四周岩壁,他推断出矿区的古环境曾经靠海。

      江湖

      同属“捡漏”范畴的还有菊石琥珀。收藏这一标本的腾冲琥珀协会副会长夏方远记得,2017年,在腾冲他只花了2800元就将这一宝贝购入。之前,这枚琥珀已在市场上流浪了一个多月,但大家都认为这是蜗牛,没人买。

      “蜥蜴从头到尾在里面,你可以看到它的眼睛,看到一只一亿年前蜥蜴的眼睛,感觉很奇妙的。”他掏出手机,翻出一张蜥蜴琥珀的照片。

      抵达矿区,映入眼帘的是3000多个蓝绿相间的帐篷,每个帐篷下面,都是一口矿井,井口边长约1米,井下的开采半径最大不能超过10米。由于井口较窄,下井的都是瘦削的年轻人,因为设备落后,挖矿只能依靠手工。通常,离地表三五米,就有红色血珀,挖到琥珀层后,矿工会横向挖掘。再往下90余米的地层中,是棕红珀、金珀或者根珀,更深地层中,琥珀分布则不得而知。如果运气好,下井半个小时就会有收获,但也有连续几个月挖不到琥珀的情况。

      年代久远、内含物丰富是缅甸琥珀的特别之处。37岁的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古生物学者邢立达在缅甸琥珀中屡屡发现宝藏:他不仅于全球范围内首次在琥珀里找到了恐龙尾巴,还有琥珀中第一只古鸟、蛇、青蛙等一系列动物,在学界引发轰动效应。

      这枚琥珀来自福建一家博物馆,并非邢立达所有。但到目前为止,邢立达团队收集的脊椎动物缅甸琥珀标本已达数百件、无脊椎动物琥珀数千件,包括蝾螈、蜥蜴、壁虎等,“光蜥蜴(琥珀)就有200多个”。

      关于缅甸琥珀的研究,早在上个世纪就已开始。1885年,英国占领缅甸。从20世纪初到二战前,英国共采集了近百吨缅甸琥珀,部分保存在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供欧美科研人员研究。但在这过程中,缅甸琥珀一直被认为处于始新世(约距今5300万年~3650万年),直到1990年代,缅甸琥珀才被正名。缅甸独立后,政府军和反政府军间又开启了长达数十年的内战,使得琥珀矿的开采一度停滞。

      到目前为止,贾晓买入的缅甸琥珀已有上万件,一部分用于卖出,自己收藏的有四五千件。每年她都会在缅甸琥珀上花费三四百万元,基本上每个月会去腾冲一次;夏方远从八年前开始收集缅甸琥珀,每年支出约500万元,购入五六千件,大部分卖出,自己留五六百件,迄今为止,共有五六千件虫珀,“以玩养玩”“虫珀基本收支平衡”。

      对于琥珀研究和收藏来说,为了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得到第一手的素材,一件不得不做的事就是要经营一个密度跟广度兼备的关系网。“这样你才能第一时间看到好的样品,可以决定到底要不要,这很难,需要很长时间的投入,你要跟当地人处朋友等,这些事情比较累。”邢立达说。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而就昆虫和植物而言,缅甸琥珀也有着独特的研究价值。主导了菊石研究的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博说,缅甸琥珀所处的一亿年前的时间节点很特别,正是很多开花植物及昆虫出现的时候。比起岩石标本,琥珀中的生物又都是立体的,细节也完整,还能有很多行为学的证据。比如说,蚂蚁打架,昆虫拟态伪装、育幼。“这些重要的行为以前都是缺失的,缅甸琥珀出现了以后,给我们填补了很多关键的空白。”

      “我从来没想到一个古生物学家,要做这样的工作,每天穿着当地奇怪的裙子去跟商贩套近乎,跟他们一起看快手。”这些科学家,混迹于缅甸琥珀的江湖中。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