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非要吃保健品,我劝不出口

发布日期:2019-05-29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 这些年,中老年人因买保健品而上当受骗的新闻层出不穷,我每每听到都很不解:为什么那些做儿女的不去制止?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父母耗损钱财,更贻误病情。

    直到后来,母亲由于脑出血导致右侧手脚偏瘫,扎针锻炼效果不显,也开始购买起保健品,我才体会到这些劝阻的话,真的很难说出口。

    1

    2016年4月,趁着清明假期,我回了趟家。

    这时距离母亲脑溢血已1年有余,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母亲大脑神经受损,加上长期卧床,右侧手脚都不能随意动作,因此每逢春秋两季,母亲要定期去县人民医院的康复部住院,扎针、按摩。

    康复部在3楼,我正陪母亲在病房里说话,进来一个男子,40岁上下,精瘦,上唇留着两撇八字胡。他见邻床上的老人正在睡觉,便熟络地坐在母亲床边,热情地寒暄起来:“看起来气色又好了不少呀。”接着,他转过头看向我,高声问道:“是你家小子?”

    母亲背靠着床边应了一声,我也礼貌性出声跟他打招呼。

    之前听母亲说过,她的邻床住着一位部队的退休干部,常年以康复部为家。在这个老干部身边伺候他的是他家的二儿子,每逢雨天不便行动时,母亲就会央他带饭,熟识了之后,他便开始在母亲耳边推销起药品——想来就是这个人吧。

    果然,还没跟母亲闲聊几分钟,他就又开始推销起自家的产品“金健康”来,说辞和之前我在网上看到的保健品骗局大同小异,“名贵中药材提取,快速见效,无效退款”。

    刚才我还在跟母亲说不要相信这些,母亲也应下了,这时便和善地笑着推辞:“我住院,两个孩子还要读书,全依仗他爸那一点死工资,哪里还有闲钱买其他药吃。”

    他仿佛猜到了母亲的托词,很自然地接道:“都是自家人,什么钱不钱的,先拿去吃,有效了咱再说。”

    我听了很是不忿,心里想着:“若是吃了不见效,这个钱你真舍得不要?”

    再次听到这个男人的消息是在两个月后我临近毕业,母亲在电话中告诉我,她正在吃“金健康”。

    我不明白为什么两个月前母亲还言之凿凿地拒绝,现在怎么眨眼间就变了态度,便问她:“服用多长时间了?有没有感觉到效果?你怎么这么傻,我们不是说好的扎针,不吃他的药吗?”

    话一出口,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开始后悔——自己说话干嘛那么急、那么冲,但心里仍埋怨母亲不听我的话,不仅白白浪费了钱,还耽误了她的病。

    我正想继续劝母亲不要再吃什么“金健康”,手机里却传来母亲带着鼻音的声音:“小飞,妈生病到现在,扎针、吃药、住院、按摩,能做的、能试的,都做了,可这手脚就是不见利索。他给我推荐‘金健康’,说能完全治好我的病,我不信。可妈心里不是盘算着,姑且试试看,就算不能恢复成正常人,哪怕让我能自理,不给你们添麻烦,我也就知足了。”

    母亲的话让我哽在喉咙的不解和责问再也说不出口,仿佛是千斤力气打在了棉花上。我放低声音,劝道:“药吃着,扎针也不要落下。”

    2

    7月中旬,处理完毕业离校琐事,我踏进家门,想劝服母亲不要再浪费钱在骗人的保健品上。我倒也不全是在意钱,只是网上关于保健品的负面新闻过于密集,“耽误病情,负面效果,恶化致死”,这样的消息比比皆是,我害怕“金健康”也是相同的路数。

    岁月的无声更显得光阴易逝,母亲确实老了。往年回家,我只要一在门外喊“妈,我回来了啦”,总能听见院内传来“走,快进屋”,可是这次,母亲却未在熟悉的地方等我。

    走进院子,西北角架子上的葡萄又肥美了些,母亲早就嚷着等我回来吃,还学着用微信给我发了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是母亲穿着浅粉的外套,笑着靠在架子边上。

    随着往事一件件浮现在眼前,我原先坚定的心也软了下来——万一药见效了呢?就算无用,我若硬不让买,母亲不理解,不免是要伤心的。进屋后,我让母亲取来她还未吃完的“金健康”,母亲担心我讲她,再三强调说:“确实是有人吃了明显见效,我才买的。”

    母亲的样子像极了我幼时做错事时的神情,我心中莫名酸楚,笑着安慰她:“不妨事,总是要试一试的。若是有效果,我卡里还积攒了些钱,可以再买。”

    我打量着手中的药瓶,显眼处印着“金健康”3个金色大字,至于生产厂家、保健品批号、产品成分等信息却不见踪影,更不用提用法、用量和禁忌事项了。

    我问母亲,他推销时是如何介绍的,详细情形母亲记不得了,只粗略回忆道:“你走后,他又几次找我聊,说我的病是大脑神经失灵,才会无法指挥右侧手脚活动,必须服用药物促进神经细胞生长,来替换坏死的细胞……他说这药是名贵中药的精华,100%被人体吸收,精准作用于受损部位。”

  •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